托斯卡纳的阳光每天都是一如既往的明媚,就好像是源源不竭的甘泉一般滋润着这片孕育不朽文化的土地。单单是《最后的审判》和《大卫像》就足以让这里的文化为世人惊叹了。然而,米开朗琪罗和瓦萨里都仅仅是这片灿烂的文化星河中的一粟。在慵懒惬意的午后,从百花大教堂一路向南,你可以尽情地张开双臂,在这温暖阳光的怀抱中前往翡冷翠城的“心脏”,也是这条灿烂文化星河的中心地带——领主广场。
佛罗伦萨
两地之间有一条相当繁华的步行街相连,路面古朴却宽阔,短短5分钟的路程,眼前就是一片豁然开朗了,领主广场的出现,犹如真正地把你带回了遥远的中世纪。它没有威尼斯圣马可广场的浪漫情调,没有莫斯科红场的壮丽伟大,没有纽约时代广场的绚烂装饰,也没有伦敦特拉法加广场的高贵气质,它有的,只是最普通却最原汁原味的历史画卷。墙壁已然斑驳不堪的旧宫告诉着我们它已经守护着这里几个世纪了,高耸的钟塔和那面巨大的钟表又好像在诉说着这里曾经的繁华,没错,15世纪,当文艺复兴开始席卷欧罗巴的时候,这里,是全世界的中心。

每当雄浑的钟声在天际回荡之时,昔日这里集市的繁华盛景好似在阳光下重现,人潮涌动,车水马龙,文人商客往来,画家名流汇聚,艺术的火种慢慢萌芽,日复一日,直至将黑暗驱尽,让欧罗巴大地的每个角落都沐浴在了佛罗伦萨的阳光下。在领主广场旁边的一条长廊里,这些艺术的火种多数被很好的保留着,时至今日依旧有许许多多的画家们每天拿着笔纸来到这里寻求灵感,这里就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艺术长廊——乌菲奇宫。
佛罗伦萨
乌菲奇宫,又称乌菲奇画廊,是一幢马蹄形的4层建筑,从外表看实在太过普通,没有大气的门脸,没有华丽的装潢,当你第一眼看过去,只有一种简单自然的感觉,而这不恰恰就是艺术所追求的真谛吗?抛却浮华与造作,回归自然真实,眼前这座人类艺术的宝库,看似简单,实则隐藏着千百年来无数的画家前辈对于人类艺术孜孜不倦的至高追求。每天,成百上千的游客从世界各地赶来,只为了一睹《春》和《维纳斯的诞生》的真容,所有人都会对大师所创造出的每一个栩栩如生的人物啧啧称奇,却很少会注意到另一群人的身影。

在画廊中间露天的空地上,三五成群的人们坐在一起,手中拿着画笔和颜料,一幅幅美丽的图景就这样被慢慢地勾勒了出来。或许这些画没什么艺术价值,或许这些画卖不出几个钱,或许这些画永远不会像波提切利、乔托、提香或拉斐尔的大作一样被装进旁边的那个画廊里,可正是这些穷困潦倒、身处社会底层的“平民画师”们,才让我真真切切感受到了这座城市所散发出的无所不在的艺术气息,也正是他们执着的追求,让文艺复兴的火种在历史的长河中得以继续传承下去,这种对艺术的不懈追求精神,远比这里珍藏的任何一件宝物都珍贵啊!
佛罗伦萨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城不在广,有河则兴。河流,就好像是人体内的血管一样,为城市的崛起提供着源源不断的生机。泰晤士河造就了辉煌的日不落帝国,台伯河抚养了伟大的永恒之城,塞纳河孕育了高贵的法兰西王朝,黄河、恒河、尼罗河、两河流域更是见证人类走过了几千个春秋轮回……每一条河水,每一座都邑,都有着一段传奇的兴衰往事,当然,静静流淌在托斯卡纳平原上的阿诺河也不例外,它的故事或许比不上前面那几位的丰富,可它却为翡冷翠带来了很多别样的精彩。

领略到翡冷翠那份纯粹的与众不同的美,是从见到阿诺河开始的。老桥紧邻乌菲奇宫,横跨河两岸,每当夜幕降临,桥上琳琅满目的店铺点起的灯光好似将河水涂成了金黄色,在浩渺苍穹下显得格外耀眼夺目。站在桥上眺望远方,北岸温馨的万家灯火与南岸起伏的山岗树林遥相辉映,阵阵微风拂面而来,告诉你要忘掉时间,忘掉烦恼,涓涓河水顺流而去,告诉你此时需要做的只是静静聆听大诗人但丁在同样的地点邂逅美好爱情的浪漫故事。

河的南岸有什么,你知道吗?和北岸游人如织的大教堂或旧宫相比,南岸似乎只有几个不起眼的小山头而已,甚至连街道都是冷冷清清门可罗雀,然而,真正美的东西往往都不轻易露面。隐藏在这山林中的皮蒂宫和米开朗琪罗广场,就是两个美到让你看一眼便难忘终生的地方。
佛罗伦萨
先说皮蒂宫吧,这里绝算不上是翡冷翠的热门景点,很少会有人专程前来,即便来了,那砖砌的毫无装饰的土黄色外墙对游客也没有任何吸引力,倘若你就此放弃了,那可真大错特错了,从你迈入宫门的那一刻起,你会见识到一份别样的美丽景色。波波利家族可谓将自己家的府邸装修到了极致,顺着楼梯上到二层(也就是西方建筑中的一层),正对大堂的就是一间足够让你震惊的金色大厅,过去或许是宫殿的餐厅或舞厅之类的地方,墙壁、吊顶和天花板上的装饰全都是镀金色的,整间屋子没有阴暗的死角,任何一个角落都散发着刺眼夺目的金色,置身其中哪怕只有一瞬间,一种皇族特有的高贵华丽的气息也能将你彻底包围。两旁的走廊更像是波波利家族的艺术展,来自东方的一人多高的景泰蓝花瓶,来自西方的惟妙惟肖的神话人物雕塑,教皇赠送的手杖和镶钻皇冠,墙上色彩鲜艳的湿壁画,让来访者目不暇接。走廊的窗户都是开向东南方的,午后阳光直射进来,让走廊显得格外明亮,从这头甚至可以一直望到另一边的尽头,窗前阳光下那把镶着金色扶手,铺着红色软垫的椅子上,就好像真的坐着一位身着白色礼服的寂寞公主,澄澈的眼眸若有所思的望着窗外,等待着她心目中的白马王子的出现……

从走廊尽头的楼梯上到楼上一层,由近及远排列着十余间大小不一、装饰风格各异的房间,这应该就是每一位皇族成员的卧寝了。近处几间较小的,装饰略显简单的屋子可能是皇族外亲包括一些贴身仆人们住的;往里走是几间铺着鲜红的地毯,放有巨大的梳妆台和老式钢琴的房间,这应该是留给公主们的闺房;旁边装有精致的壁炉,壁炉上放着各种银质的酒杯,书架上摆满不同文字的泛黄古籍和白色的羽毛钢笔的应该是王子们的房间;最深处那间最大的屋子就应该是为这个家族实际的掌权人以及他的妻子准备的,每个墙角都雕有精致的小天使浮雕,墙上和天花板上的壁画也都五颜六色精巧异常而且多出自名家之手,那个床头雕刻着上千朵金色花朵并用四根金色的柱子挂起蚊帐的大床尽显奢华;这间房还有个小的里间,没有灯,只点着很多小蜡烛,中间的大理石台柱上摆放着一个耶稣受难的十字架,边上还有一本圣经,很明显这是皇族们每次做礼拜的地方。不同家族不同王室的皇宫在意大利每一个大城市都可寻到,波波利家的皮蒂宫算不上最大的,更算不上最奢华的,可它却另有一处不同寻常且声名远播的地方——波波利花园,在全意大利它都是数一数二的一座园林,也可以说是我这次整个亚平宁之行最意外的收获。
佛罗伦萨
波波利花园中的一切,用一个词就可以概论:宁静。喷泉水中,但见鸳鸯嬉戏,树丛深处,只闻鸟鸣啾啾,林木茂盛,却不露半点阴森之气,古迹斑驳,却不显丝毫凋敝之象。花园的主体和皮蒂宫是连在一起的,中轴线在宫殿后面依山坡而建,从宫殿到花园,需沿两条窄窄的拱廊拾级而上,拱廊里没什么阳光,只听得到一些杂乱的脚步声在两旁的墙壁中回响。出了拱廊的尽头,明媚的阳光瞬时就洒满在了脸庞上,待到你拿去遮挡光线的手臂睁开眼睛后,眼前的一切顿时就让你豁然开朗了。椭圆形的广场中间矗立着高耸的方尖碑,一下子就感觉让整个花园都显得很大气了,碑身上一列列神秘而奇特的象形文字总是充满着魔力和诱惑,广场两侧的台阶上,各有一排造型别致的神话人物雕塑,烘托出了一种高贵的气息和艺术的气质。

从广场向山顶望去,大道之上一高一低、一大一小两座喷泉像姊妹一样风姿绰约地相互对望,好似在共同欣赏那些立于碧波之中不停地炫耀着一双双修长美腿的美丽仙鹤们。山顶上巨大的丰收女神雕像在太阳下十分醒目,一双迷人的眼睛俯瞰着花园和宫殿的全景,岁月的侵袭使她的面庞不再俊俏,但是怀中的竹篮里依旧果实累累,就如同是她脚下的这片土地,时光如梭,一代代热衷于艺术的种子在这文化的土壤中繁衍成长,生生不息。

雕塑后面还有一个小的平台,凭栏远眺,午后强烈的阳光下,起伏的托斯卡纳丘陵一直延伸到天边,薄薄的一层轻雾笼罩在田间地头,成群的牛羊在山坡上悠闲地散步进食,远处还依稀可见几户民居腾起袅袅炊烟,想必是正在置备着丰盛的午餐。波波利花园并不算意大利园林的典型代表,它没有宁法花园内四季鲜艳的繁花,没有哈德良别墅里壮观雄伟的遗址,更没有千泉宫中精巧奇妙的喷泉雕塑,在波波利,真正让人称赞的,恰恰就是那些平凡无常、俯拾即是的树木。

在树林的深处,你听不到任何的属于这个时代的汽车引擎声或机器运转声,甚至一丁点人类的声音都很难寻觅,耳中只有微风擦过而留在树叶上的轻抚,还有各种鸟儿在天空中的阵阵呼唤。低矮的藤蔓一根根地缠满了木架,给林间的小路加盖了绿色的穹顶,虽已是深秋,但托斯卡纳终年温暖的艳阳保证了藤枝依然可以茂盛的生长,不知从哪里窜出的松鼠不时地穿梭在这望不到边的绿色长廊中,偶尔会吓你一跳,一个小肉球从脚边忽地闪过,又忽地消失在林木之中,有时你甚至真的会怀疑这里是不是就是爱丽丝梦中的仙境?

林间的草坪上,一块巨大的白色大理石挺立着,它叫“天空之眼”,夕阳散落,澄澈透明的空气中可以清晰地看见一束明亮阳光正好从头顶上枝叶的缝隙间穿过,给石头光滑洁白的表面披上金黄的外衣,配着周围绿油油的草地上铺满的红色梧桐落叶,构出了一幅世间难见的鲜艳水彩画,或许最厉害的画家用尽调色板里所有的颜料,也调不出那样纯粹,那样诱人的一种颜色,一种只属于翡冷翠的颜色。
佛罗伦萨
晚霞斜照,金色的太阳已经踏上了回家的旅途,河畔的街灯早已点亮,小巷里狭窄崎岖的石板路上几片落叶被一阵风吹向空中,找寻着下一站归宿。阿诺河依旧静静地流淌着,留下对这座城市的一声轻轻咏叹,带着些许眷恋向西奔向火红的天际。大卫站在河边的山顶上,余晖下的背影更显高大俊俏,他注视着眼前消逝的水流,期待心中的那位美丽佳人能与他邂逅在这米开朗琪罗广场之上,夜色降临之前,他终于等到了,眼前的佳人,就是河对岸那座温婉动人的城市。如果你也能有幸到河畔丘陵上的米开朗琪罗广场前欣赏翡冷翠的日落,眼前的画面绝对让你永生难忘。

大卫的雕像(当然是复制品)屹立于广场中央,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阿诺河水伴随着时间的脚步慢慢流走,而他目光注视下的这座城市,依旧有着如初恋情人一般青春动人的面庞,晨雾里,旧宫的钟塔依旧挺拔秀丽,夕阳下,圣母百花大教堂的穹顶依旧妩媚娇羞。我也愿做你的大卫,化身雕像,立于天地之间,为你扫清尘霾,默默守护你走过每一个日升日落的轮回,即使再过上百年千年,我依旧能这样静静地看着你美丽的倩影,那将真心是我一生最大的幸福!

作者:奋斗1308

相关专题 意大利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