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怀教育着仇恨,和平劝着天下人,故事发生了便住下了不管好的坏的,你让我成长了就算是痛得值得。by 林宥嘉《伯乐》——题记

来英国念书这一年我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累。心累。
英国留学
从小到大,我虽然从来没得过学霸的头衔,至少也没让读书成为我的短板。依稀记得高三的时候还跟一帮朋友打打球散散步,每晚十点睡觉早上七点上课,回家从来不做作业。虽然高考的时候因为过度兴奋而考砸一科,却也没成为失学少女。大学时候被各位学霸朋友带动着天天上自习,图书馆占座占得不亦乐乎。不过作为奖学金绝缘体,在考试上依旧延续着感兴趣的科目高分飘过,没兴趣的科目及格上下的感性风格。尽管学习上挑肥拣瘦的蛇精病得治,但那四年结识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树立了正确的三观,衣食无忧思想自由,读万卷书行千里路,聊发少年狂,活得不能更幸福。

大二决定要出国,刷分刷雅思一路打怪一路升级。朋友去香山卧佛寺还特地帮我求了求佛祖,然后第二年春天我们集体跑去雍和宫还愿。以为那个时候是最辛苦的,谁知终于走出国门,不知天高地厚地来了英国才是开始。从此啪嚓一下自尊自信都被论文拍扁。

整整一年里我们专业都流传着一句话:“安娜不是你选课就可以逃避的。”没错,安娜就是那个我要感谢的人。如果不是她这一年的折磨,我也不会认清自己战五渣的英语水平,对deadline和论文写作水平保持着高度觉悟。安娜其人,全称安娜·弗兰肯伯格-加西亚博士,是我们的Programme Director。 我们入学这年她刚好接替退下来的灭绝师太玛格丽特,带我们的翻译理论课。

记得大学的时候,可爱又尊敬的BO博士每次给我们上商务翻译都会花至少半小时吐槽我们那薄弱到没有的翻译理论基础,顺带推崇一下尤金·奈达和钱钟书老先生(作揖手)。而带文学翻译课的绍明爷爷则天才又性感地鄙视着我们一众人的智商和水准,告诉我们:“我这一生,始终轻视翻译理论(说得好!准备鼓掌……),但也不重视翻译实践 (诶,哪里不对?)……” 于是大学毕业后,我带着我多年积累的为零的翻译理论来了英国,好巧不巧又遇到个加西亚博士,毫无逻辑地给我们上了一个学期的《翻译问题研究》。

上课一个多月我们就迎来了期中考试,第一门就是写一篇一千字翻译评述。我大笔一挥洋洋洒洒稀里糊涂充满感情地写了一篇半散文半抒情夹叙夹议自我感觉极为学术的翻译报告(滚~你那也敢叫学术)交上去。一个月后拿到反馈一看,卧槽老子光荣地得了42分,得到了人生中的第一个fail。安娜批复“非常难懂,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那个时候我的觉悟是“我的英文完全么么哒好么(泥奏凯……)”以及“我去!太震惊了!” 并且,我们专业四个中国人挂了仨,唯一过的那个还是飘过及格线。反馈出来后,小伙伴们帮我找准定位“期末的论文得56分你就可以过了”。好吧,我努力我发奋我认真听课我泡图书馆还不行么。连学校图书馆的SPLASH都用上了。你说我行文难懂,我改;你说我哈佛注释格式不对,我改;你说我逻辑不好,我改……舍友说,我每次见到她们只有三句话:“吃了。去图书馆。不用等我。”并且她们还帮我总结了出没定律:“只要小 J 神隐了就说明她要交作业了。”事实上,那一个月里我对她们来说,的确只能用“神出鬼没”来形容。

那个12月我都如临大敌,常常两三点还坐在电脑前,早上六点爬起来蓬头垢面先看看论文再去烤两片吐司来吃;坐在图书管里,手边的COSTA的咖啡一杯又一杯下肚。有一天因为熬夜太多用眼过度,加上空腹喝咖啡,我一整个晚上头痛胃痛又拉又吐几乎没睡,但是第二天翘了两节翻译课接着写论文。 或许有人说,有没有这么夸张搞得你自己多用功多柔弱一样。不好意思,我真的不聪明。每次适应新环境都比别人慢很多,所以不用点功真的不行。以前我虽然总被人夸英文好,但是从来没有练习过英文学术写作。而我所读的专业,用安娜的话说“这个专业的根本就是语言”,身边同学几乎都是“英文棒棒哒”歪果仁,其中不乏英国同学。跟他们比起来我的英文简直就是卑微到尘埃里然后开出一朵狗尾巴花。第一次fail之后,我有点慌神了,第二次生怕挂了,压力大到交完论文手都在抖。然后,圣诞旅行回来拿到了第二篇论文的反馈——恭喜恭喜,老子又挂了。不过这回比上回进步6分,48分,差2分过。生活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

拿到反馈我的第一反应是“气!炸!了!”虽然自己在国内念书的时候也不是个学霸,好歹专业课还是过关的,好歹还发表过英文文章,好歹参加比赛还拿过奖的……48分对得起老子那一个月啃的法棍、喝的咖啡、爆的痘痘还有那失调的内分泌吗!吗!吗! 而什么叫做无独有偶呢?无独有偶就是我的中国小伙伴纷纷折戟沉沙掩面泪崩;无独有偶就是德国学霸拿了69分,理由是虽然她写的很好但加西亚博士认为不能让她太骄傲所以不给70分让她优秀……另一门由加西亚授课的计算机辅助翻译最后考核方式是Group Presentation, 小组讨论的时候全程我的组员全程Cosplay加西亚无逻辑的授课神态,我们跨越年龄语言种族,带着吐槽加西亚的共同目的紧密地团结在了一起。最后在这个Group Presentation中我们组得了58分,而一个英国小伙伴全组则悬吊吊地拿了个50分,悲愤地泪奔。所谓叔能忍,婶也不能忍。第二学期一开学,德国学霸在脸书上建了个群,在得到大家积极建言献策后向系主任告状去了。听说她哭诉得那叫一个六月飞雪天昏地暗飞沙走石,只可惜最后得到的结果是无果。

忍无可忍中我和朋友拿着论文去加西亚办公室找她理论。我一处一处问她:“到底是什么地方你觉得表述不清?哪些地方难懂?语言又哪里不好?”她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是笼统的又回答我说:“they are all unclear…”全都不清楚。去。你。的。我又问她,你觉得我的语言欠缺在哪儿?她说,你是我见过的中国学生里英文最好的,但是比起那些native speakers(母语英语的人)来说,你的英文远远不够。好吧,这确实是实话s。但是,你妹啊这是挂我的理由吗。我继续问,那你觉得我离及格差两分,这两分的距离远吗?她说,你把我给你提的这些问题都改了就可以及格了。OK,回见。我们后来总结,加西亚对中国学生总是带着有色眼镜,那种微妙的心态实在不足为外人道。当然后来这两篇论文在补考中都顺利通过,不过已经是后话了。

第二学期初的选课周里我整整一个星期都在纠结选什么课,换课表都填了三次,就是竭力想要避开加西亚的课,但又不愿意因噎废食放弃自己喜欢的科目。最终我还是选了她带的计算机辅助翻译课。这门课的期末考察方式是交两份我从来没有写过的报告,呈现自己的语料库使用情况。那会儿我一度觉得自己要崩溃了,常常怀疑自己是不是不该在翻译这个专业上深造。英语曾经是我的强项,现在我却因它被比得无地自容变成学渣。如果不能顺利毕业,对不起爹妈的投资不说,我都想自绝于江东父老。

挂科的带来的心情低压一直持续到三月初。3月9号,我和印度妹子一起去做一个半程马拉松的志愿者。参加这个比赛的有老有小,有男有女,而他们呼哧带喘地跑这20多英里的路就是为了慈善。那天阳光格外灿烂,我们从早上5点一直忙活到下午两三点才收工,一个上午漫长得像是一天。在终点为选手加油的时候看到疲累但不放弃的那些老老少少男男女女,不知怎的我心里头好过一点了。收工以后,坐在三月的阳光里,我跟老妈打了个电话,天南海北地侃了一个多小时,说着说着感觉有点想哭于是就收了线。望着西斜的日头,我忽然觉得其实挂科也没那么可怕。也许正因为是人生第一次所以它看起来才那么难熬。也许正因为以前走的四平八稳,所以这样一个打击就让我受不了。结束志愿者的工作以后我回去睡了昏天黑地。一觉醒来发现窗外已经是沉沉夜色,爬起来找了点吃的,开始整理课堂笔记和翻译作业。

后来上课时,加西亚的要求我干脆统统记下来。每周都会总结课上以及课后对语料库的使用,遇到的问题以及解决方法。忙碌中,挂的那科就暂时被我抛到了一边。期末动笔前,我花了两个星期的时间看书查资料揣摩报告总结要点。最后一堂课结束的时候离deadline还有一个星期。此时的我需要做两份报告,一篇论文还有两篇长翻译。简单点说,又是不睡的一周。那打鸡血的一周过去以后我的生物钟从格林尼治时间调整成了美国东部时间,晚晚躺在床上烙煎饼,天天看日出听鸟叫,不到天亮绝不犯困。这样过了不知多久,终于有点撑不住,某天晚上又跟老妈开始煲电话粥。聊了两个小时,我终于成功地在晨光微曦的4点多睡着。似乎那一聊以后失眠的毛病就给治好了,终于学会了到点犯困。

最终结果当然是all pass(全过)。我看到成绩的一刹那,我心里想的是:“好了好了,这下我们终于可以相忘于江湖了。老子学位证有希望了。” 加西亚对我的报告评价是:“逻辑清晰,条理明确,语言精准,除了部分细微格式错误,总体非常好。”虽然还是苛刻地给了60分,但是比起第一次的40分,20分的进步还是让我小有成就感。事实上,初初那一阵火气过去后我也开始反省自己之前的两篇论文。虽然对加西亚本人的为人处世依旧无法释怀,但是越到后来越觉得其实写成那样挂科也是应该的。这后来又发生了一件事,让我对加西亚的印象变好很多。说起来我一直是个不作不死的囧人。 在交完补考论文的第二天,我鬼使神差地登上个人系统想观赏下补考论文,结果却发现自己上传到系统里的WORD电子版竟然是乱码,一慌神就重新传了一个PDF格式的上去,谁知道系统就显示延交论文21小时……要知道,延交论文的起评分不是100分是90啊……当时用邮件把这事儿跟教务处和加西亚统统报备了一遍,加西亚立刻回复我,让我不用担心,她批改时会注意这问题,并告诉我她已经向教务处告知这个问题。那个时候我立刻觉得这简直就是相逢一笑泯恩仇,克星从此变真爱啊。所谓人之初性本贱大概就是这样。虽然我也为自己的尿性感到惭愧,但是时间已经冲淡了挂科带来的不满,加上自己也深刻反省了那战五渣的英语写作水平,所以加西亚的苛刻要求和那若有似无的拧巴歧视也变得没那么碍眼了。

不管怎么说,这一年论文写得很心累,很痛苦,但是英文学术写作水平和逻辑思维能力双双得到了提升。正所谓, 释怀教育着仇恨,和平劝着天下人,故事发生了便住下了不管好的坏的,你让我成长了就算是痛得值得。感谢那些折磨过我的人。

推荐文章:

留学党症候群,你中了几样?

作者: MISS古德奈 | 微博
简介: 立志做个爱喝酒有思想的吃货。阳光正好,看书听鸟睡懒觉。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