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旅游格林尼治(Greenwich,又名格林威治)是个不应该错过的地方。听到格林尼治这四个字,很多人会马上想到格林威治天文台。其实,格林尼治是伦敦东部一个镇的名字,除了如雷贯耳的格林尼治皇家天文台外,这里还有许多值得一游的地方。

坐轻轨铁路列车就能直接到达热闹的格林尼治镇中心。出站往西走五、六分钟就能看到一片大草坪 – 这就是格林尼治公园(Greenwich Park)。这里原先大片山林草地是英国王室用作养鹿、放鹰和打猎的御苑。在公园的小山坡上像洋葱造型的建筑物便是格林尼治皇家天文台。

格林尼治天文台
格林威治天文台

天文台之所以举世闻名,主要是因为庭院内有划分东西两半球的分界线 – 本初子午线(prime meridian)。而且,第一份完整的北斗星图是在这里绘制的;哈雷彗星的飞行轨迹也是在这里计算出来的。

世界时钟

皇家天文台庭院的大门右边墙壁上,镶着一口银盘似的大钟。读懂这个世界钟还有些难度:横看竖看和我自己表上的时间都吻合不起来,幸好有了热心的皇家天文台的天文学家Robert的解说,让我终于了结个中原因。

格林尼治天文台

Robert说:“这是24小时的钟。和普通的钟一天转两圈不同的是,它一天转一圈。钟的周围以罗马数字表示24小时,左上方的小圆盘表示秒数。大钟上显示的时间就是国际标准时间格林尼治时间”。

看着我兴致盎然地研究着世界钟,Robert顺水推舟地向我介绍了格林尼治皇家天文台和本初子午线。

格林威治天文台

Robert说:“在格林尼治公园,早在15世纪已建起了宫殿,设置了炮台和瞭望塔。1675年,国王查尔斯二世(Charles II)决定将瞭望塔改建成英国皇家格林尼治天文台。1884年,国际天文工作者在华盛顿的国际经度会议上做出决定,以经过格林尼治的经线为本初子午线,并以格林尼治时间作为地球上划分24个时区的0点,从此它把整个世界统一起来了。

观测天象

二战后,由于伦敦市区灯光强度增加,加上空气浑浊,使天文台的工作受到影响。自1948年起,原来的天文台虽然已经迁移到了伦敦东南部的萨塞克斯郡(Sussex),但是慕名到这里参观的人还是络绎不绝。

格林威治天文台

随着Robert走进天文台的庭院,就看见地上一条醒目的铜线,这便是子午线的象征。铜线的一头伸到一座古老的二层楼房的墙脚边。墙上镶嵌着的铜牌中央也刻着一条线,上面写着:“世界本初子午线,北纬51度28分38秒2,经度零度零分零秒。在铜线两边, 分别标着“东经”和“西经”字样。

很多游客在这条铜线上做文章,他们将双脚分跨在格林尼治子午线上两边,体会一下身体一边在东半球,另一边在西半球的感觉。

一群来自以色列小孩更在子午线上玩起了被我称作“玩转东西半球”的游戏。在小队长Rose“东、西、东、西”的口令变换下,队员们必须根据指令将身体移到铜线相应的一边,凡是听到“东”跑到西半球,或听到“西”跑到东半球的就会被踢出局,失去继续玩游戏的资格。

格林威治天文台

参考标准

真有意思!本来想加入到他们中间一起游戏,却不小心被Robert指给我的另一件事给吸引了过去。他指着洋葱型房顶上的一只桔红色圆球:“这个球叫时间球(Time Ball),每天下午一点钟差五分的时候它会上升到支撑立柱的一半;一点缺两分的时候,会继续上升直到支柱的顶端; 最后在一点正的时候准时落下,以此供附近泰晤士河上的船只和镇上的人们对时之用,已经持续了170年。”

你知道吗,其实这个对时和观光两相宜的“时间球”曾在一百多年前的一个的冬夜,被一阵疾风从洋葱状的屋顶上吹落在皑皑的雪地里,坠落时的轰隆声响让值班人员吓了大跳。幸好,在专家的修复下,“时间球”不久又恢复了运作。

参观天文博物馆从以皇家天文台的首任台长约翰•弗雷姆斯蒂德(John Flamsteed)名字命名的房间进入开始的。这里展示着这位辛勤工作却性情古怪的天文学家的工作环境和研究成果。

精心设计

之后的展览会告诉你,原来整个格林尼治天文台的目的当初就是给航海船只确定经度,而确定经度归根结底是为了精确计时。当时计时工具是大摆钟,根本无法在颠簸的海上使用。王室于是重金悬赏精确计时方案。当时收到很多五花八门的提议,最古怪的大概是下面这条:每艘出海的船上载一条狗。出海前用一种神秘的“心灵感应粉”抹在一把刀上,戳伤这条狗。出海后刀留在伦敦,每天伦敦时间正午用此刀虚戳一下!千里之外的船长则要留意纪录狗此时的感应哀号,籍此对时。

当然,真正解决计时的问题的是约翰•哈里森(John Harrison)。他造出了一个比一个精确的钟。博物馆里陈列着他的各个版本的钟,H4像一个大怀表,它终于达到了精度要求,为哈里森赢得了奖金,也为英国后来远洋航海的发展打下基础。

另外,博物馆展出的天文历史资料中有早期的各国设计的时钟、其中不少是当时中国的制品,还有一只文革时期的中国小闹钟。这里展出的还有一些天文望远镜、地球仪、浑天仪以及很多天象发现的经过的资料,如哈雷慧星等。

在博物馆最后一个展示厅陈列的是28英寸望远镜(71cm折射镜)。这是当年英国最大的望远镜了。古老的天文望远镜,现在也只能来做个样子。那满天星光的夜晚,打开圆型楼顶、升起望远镜的镜头、探索星空奥秘的情景也只能靠我们自各发挥想象出来了。

格林尼治皇家天文台之旅恐怕是许多人天文处女之旅,或许这次经历会成为你天文研究的启蒙之旅,谁知道呢。

雄霸四海

出了皇家天文台,走下山坡,一个拐弯,就可到达英国国家海事博物馆(National Maritime Museum)。这个博物馆有三层,陈列了各个时期的航船模型,展示了英国从贩茶到海上崛起的历史过程,还收藏着很多与海洋航海相关的艺术珍品。19世纪以后的100多年中,英国一直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海军,强大的海上优势使得英伦三岛免遭法国拿破仑的士兵的践踏和纳粹坦克的蹂躏。

来参观的俄罗斯女孩Christina说:“我最喜欢的就是海浪操作器、人工漩涡和海啸模拟。当然,当中关于人类生活行为对环境的影响的展览我也很喜欢,因为它巧妙地告诉我们应该保护环境。”

这里可能是英国最大的海事博物馆之一,可门口停车场看车的老人却悄悄告诉我,其实馆藏中百分之七十的展品,包括一些大型的船模,还放在仓库里没有被展出。

1997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列为世界珍贵遗产的格林尼治公园,主体除了包括旧皇家天文台、海事博物馆外,还有格林尼治码头。这个落成于1837年的码头至今仍然是泰晤士河观光渡轮的主要停靠码头之一。

码头边停放着一艘大木船,船的旁边还有一个写着“Chinese Tea”的大牌子。这是当年将中国茶叶贩卖到欧洲的商船,它向人们诉说着英国运茶的历史。这艘被称做Cutty Sark的19世纪运茶快速帆船,是在格林尼治与中国最有关联的景点。

“Cutty Sark”的工作人员介绍说:“‘Cutty Sark’号是专门从中国的福州和上海运茶叶到英国来的快速帆船。该船1869年首度下水启航,在英国海上贸易史中颇为出名。因为当时很多船都在进行这项业务,谁的运输速度快,谁就能在商战中领先。这艘‘Cutty Sark’号就是当时世界上最快的运茶帆船。”

来格林尼治游玩,你搭乘轻轨铁路列车或泰晤士河渡轮皆可。在格林尼治能找到一种令人松弛的感觉。你既可以到泰晤士河边的酒馆里吃午餐,也可以趁着斜阳,一逛别具特色的扇子博物馆,以及为庆祝2000千禧年而特别建造的千禧纪念馆(Millennium Dome)。

我选择步行过河底隧道,隔岸观赏格林尼治风光。

*原文来自:BBC中文网

伦敦旅游票务预订网站

相关专题 London | 伦敦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