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DOM!!” 勇敢的心,只为自由,影片勇敢之心中苏格兰英雄华莱士的这句名台词打动了无数人的心弦。

一提到威廉・华莱士(William Wallace)(1272-1304)的名字,苏格兰人们会立刻联想起13世纪末、14世纪初苏格兰民族独立运动的那段峥嵘岁月。华莱士可以说是苏格兰历史上最富传奇色彩的一个英雄人物。

勇敢的心

关于威廉.华莱士的情报多见诸于一些传奇故事,真正的史料现存不多。相传他出生在苏格兰帕瑟林教区,父亲是苏格兰高等贵族的奴仆。1296年,英格兰吞并苏格兰,他在一次口角后带人攻击并杀死治安官,并带领苏格兰人民与英格兰展开斗争,希望能脱离英格兰的统治。

1297年7月,华莱士和安德鲁.穆拉两人开始掌控已经四分五裂的苏格兰义军,并将他们归拢成为一支独立的抗英大军。现存的大部分有关威廉・华莱士的记载都集中在1297年9月11日他带兵取得斯特灵桥战役的辉煌胜利,他们以少胜多,几乎全歼来战的英军,取得了令人难以置信的胜利,从此名声大震。然而,在战斗中,安德鲁.穆拉不幸战死,华莱士失去了一位无法替代的好伙伴,从此,他开始一人统帅大军。

7个世纪以来,后人对他的兴趣和崇拜可谓是经久不衰,在苏格兰这片土地上仍然到处流传着英雄的传说。只要足够留心,就会发现苏格兰对华莱士的敬仰之情从未熄灭。如今,在苏格兰你可以看到不少苏格兰人为他们的英雄建立的纪念碑。其中一座在爱丁堡,位于爱丁堡城堡入口的一侧。

最著名的则是在斯特灵的国立华莱士纪念塔,整个城市位于山谷之中的福斯河河湾和冲积平原之上,地势依山傍水。电影勇敢之心的主要取材地也是这个城市。

华莱士纪念塔坐落在市区以北两英里的达雅山。这是一座用浅黄色、褐色块石砌成的四方型塔楼,狭窄的窗以及顶层的垛口、四角的圆形棱堡,很像一座古堡。塔是维多利亚时代哥特式建筑复兴的产物,外立面处理其实很精细,不过要贴近才看得出。斑驳的石料和不够清晰的轮廓线更使建筑显得朴实而古拙,在低垂的浓云下越发肃穆凝重。这样的风格倒更符合华莱士平民英雄的身份和悲壮的命运。

英军身穿华丽光鲜的铠甲和战袍,高举各色旗幡,排成双列纵队,小心翼翼地跨过木桥。

华莱士和莫雷站在克雷格修道院的最高处,“检阅”着敌人的武装游行。他们要等待恰当的时机发起冲锋。不能等到英军全部过河,那样他们将面临1:3的数量劣势;也不能太早出击,那样敌人还有反扑的力量。

山坡上的一万六千名苏格兰人努力抑制住厮杀杀的冲动,列队等待首领的命令。

过了桥的英军密密麻麻挤满了狭窄、泥泞的桥头。

进攻的号角吹响了。憋足了劲的苏格兰步兵,顿时爆发出吼叫,平端长矛,挥舞刀剑,高举板砖,像山洪一般涌向山下。同时,一支精锐分队杀开血路直奔桥头,去封闭包围圈。遭到攻击的英军惊慌失措,遍地的沼泽和泥塘令他们施展不开。起义军的冲击凶猛而迅速。得胜的起义军待潮水退去,从浅滩涉水掩杀过来,追亡逐北,一直打到顿巴附近才收兵。沿路的苏格兰人也闻风而起,到处截杀败兵。

此役格毙英军5千余人,苏格兰人获得了反抗英格兰的首个大战役的胜利。

可惜好景不长,1298年,爱德华一世亲征,最终彻底粉碎了苏格兰的抵抗。苏格兰几乎成为英格兰王国领土的一部分。威廉·华莱士在1305年被爱德华一世处决,当时苏格兰国王弟弟罗伯特·布鲁斯继承华莱士遗志。

1314年9月18日,英格兰和苏格兰两军在班诺克本展开决战,双方均动员了最大限度的军力,英格兰20000大军对阵苏格兰约9000人(苏格兰人数虽少,但其中的6000名长矛兵的战斗力十分强劲),结果英军惨败,被击毙近万人。

15世纪时,吟游诗人哈里(又称盲哈里)就凭长达十一卷、一万两千行的凯尔特语传奇史诗《华莱士之歌》(The Wallace)名动一时,文化阶层争相传阅。此书自16世纪付梓后,在苏格兰的流行程度仅次于圣经。

1995年好莱坞出产的大片《勇敢的心》,由梅尔·吉普森成功塑造的华莱士形象俘获了全世界影迷的心。值得一提的是,电影剧本改编自兰道尔·华莱士1995年出版的畅销小说,而小说就是以《华莱士之歌》为蓝本进行创作再加工的。从15世纪的史诗到20世纪的电影,它们无疑都在延续着一个“威廉·华莱士的神话”。那么,我们不禁要问,神话中的华莱士究竟与历史上的华莱士相去多远呢?还需要我们来探索。

真正的答案或许需要你亲自来到苏格兰,亲临这些历史遗迹,你才更能体会到苏格兰人民骨子里的那种不屈与倔强,热情包容却又独立的独特的民族性。

相关阅读:【Boudicca】布迪卡:英国女版《勇敢的心》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