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斯奎利诺广场小的有些可怜,不过由于它就位于火车站旁边,因此这里总是人流如织、车水马龙,可从不会给人拥挤杂乱的感觉。或许是人们觉得,神圣的圣母玛丽娅就在这巍峨的教堂里注视着广场上的一切,对神的敬重,是每个人都要恪守的,哪怕一丝一毫的亵渎都会受到自己良知的谴责。
罗马游记
这就是信仰的力量,它并非是约束行为的枷锁,相反是慰藉心灵的甘露,没有信仰或丢失信仰的人,即便拥有高官厚禄,其本质也无非是一具行尸走肉罢了。圣母玛利亚教堂正门四周墙壁上精致而雄伟的浮雕好似就在告诉着你,什么是信仰的力量。站在石阶上,仰望那些立体的逼真的触手可及的神像,聆听着他们的诉说,感受着内心从未有过的震撼。
罗马游记
教堂内部,更是一种庄严的氛围。头顶是80余米长的长方形纯金色大吊顶,散发着无比圣洁的光芒;耳畔回响着唱诗班清脆的吟诵声,每一个音符都是那么的有穿透力;眼前是不同身份、不同服饰的人们一齐将双手十指合扣,等待着最虔诚的牧师来为他们指点迷津、消避灾祸。在意大利这半年,大大小小的教堂去过十几座了,既有声名远播的,也有名不见经传的,但我必须承认,圣母玛利亚教堂是让我感觉最有那种纯粹的神圣感,最能使心灵平静下来接受洗礼的地方。

教堂的前后各耸立着一座方尖碑,在欧洲,它是一种权利和地位的象征,达官显贵们都喜欢在自己的官邸中建造一尊以示自己身份的与众不同。然而,眼前这座教堂或许是全意大利唯一竖着两座方尖碑的地方,可见在靴子国人民心中,圣母才是那永恒的至高无上的统治者。

两座石碑遥相呼应,塔尖直入云霄,好似是圣母握在两手中的权杖,把上帝的力量传给人间,维护着这片广袤的七丘大地的平衡秩序。当我站在碑身下仰望苍穹,好像真的有一种力量在拨开头顶的层层云雾,阴沉的天慢慢地开始有阳光射入,云层中间,还有几只老鹰若隐若现,在教堂上空不断地盘旋。我十分地确信,那不是燕子,不是信鸽,不是海鸥,更不是喜鹊,那就是伸展着两只长长的翅膀翱翔天际的老鹰!

在罗马,我曾三次目睹这种只在梦里出现过的“群鹰盘旋”的盛景,而三次恰恰都是在教堂的上空,也许它们真的就是上帝派来的使者。狼是罗马城的象征,因为狼养育了这里的第一位主人,除了狼之外,鹰或许才是这座伟大古城真正的守护神。罗马人早已把它们当成了上帝的化身,还记得共和国广场旁博斯克洛艾克迪拉酒店大楼顶上的一排雄鹰雕像吧,那应该是罗马人对自己守护神致以的最高敬意,同时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罗马城里的两支足球队一支用狼,而另一支用鹰作为各自的队徽了(关于这两家意大利足坛豪门以及整个意大利的足球文化,我会单独写成一篇文字来介绍我拜访意大利7座著名球场的故事,那些是我爱上这个国家的开始,在此就暂且按下不表了)。

罗马城的面积其实真的不大,却是全世界无可争议的最伟大的城市,原因很简单,在这里,你每走一步都是风景,每穿过一个街区就好像在时光的隧道里跨越了好几千年一样。从共和国广场到埃斯奎里诺广场,直线距离大抵只相当于半条王府井步行街的长度,可是在我心里,却好似穿越了整个中世纪。

而现在,我要向着更遥远的古罗马时代前进了,沿着加富尔大街的方向,一路向西……天空不再是多云的了,火红的夕阳让我不得不眯起眼睛,这里的阳光虽比不上托斯卡纳的那般骄艳,却也让人倍感温暖,我身上厚重的羽绒服完全成了累赘。
罗马游记
4点多钟的加富尔大街上唱着安静的主旋律,路两旁林立的餐馆酒吧显然还不到热闹的时间,只有放学后三五成群聚集在地铁站口的时尚小青年们讨论着晚上去谁家开party,当然,还有一个匆忙赶路的我。可是,欲速则不达的道理再次应验了,就在要抵达帝国大道的前一个街口,我看错了路标,误打误撞的上了一座小山,顾不了那么多了,我连呼带喘的走到了山顶。这里还挺繁华,有一个宽阔的广场,还有一排亮眼的白色建筑,一堆人正围着门口站岗的士兵照相留影,这可不是一般的门卫呀,一打听才知道,原来我无意间居然走到了意大利的总统府——奎利纳莱宫门前。

奎利纳莱山是古罗马城内的一处制高点,也就是“七丘”之一了,从山顶向西望去,圣彼得大教堂似乎就在眼前,淡淡的夕阳笼罩着那硕大的穹顶,四周的屋顶顿时就感觉矮小了许多。在这些屋顶的缝隙中间还夹杂着很多高低有致的天台,或种植着花草,或晾晒着衣物,还有数不尽的天线从房顶伸出,好似要刺穿头顶那薄薄的云层……

没有绚烂的霓虹灯,没有宽阔的立交桥,没有鳞次栉比的摩天大厦,眼前的日落才更自然;没有翡冷翠的精美艺术品,没有威尼斯的灵动水世界,没有尼斯的完美海岸线,眼前的城市才更真实。罗马就是这样一座城,只要你想去用心地欣赏它,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它都会把这里独有的DNA原汁原味地呈现给你,不加保留,不加修饰,也许在美感上不及前句里提到的三处“仙境”,但是却能让你感受到那种自然和真实,很容易地就可以与之融为一体。或许就在某一个天台之上,有一天,我可以和我心爱的人一起,喝着啤酒唱着歌,看着夕阳慢慢地落下,忘记不安,忘记烦恼,只把温暖与幸福铭刻在世间的记忆里。

其实奎利纳莱广场的建筑都还是蛮值得一看的,总统府原先是翁贝托家族的王宫,有600余年的历史了,广场中央的双子星雕塑喷泉也十分壮观,只不过对于赶时间的我而言,这里不容我有一秒钟的留恋。

原路下山肯定耗费时间,于是我选择了一条看似是通往帝国大道的“捷径”,谁曾想这下山的路就如同迷宫一般,一条开阔的大路尽头就是交错的小巷,没有路牌,连店铺都很少,我完全是凭着一点点微弱的方向感在摸索,还好有运气的眷顾,待我的脚被折磨到快要不行的时候,总算找到了去威尼斯广场的大道。当火红的太阳即将拥抱台伯河水之时,我的世界终于一片开阔,眼前是熟悉的景象,这不是梦,因为此刻我的脚已经踏进了人类古文明辉煌的篇章里,罗马之旅,才刚刚开始……

系列文章:

未曾落幕的辉煌——罗马城记(三)

废墟中的永恒——罗马城记(一)

作者:奋斗1308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