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初起时,村庄外原本清晰的农田牧场和远处丘陵原野,慢慢模糊起来,渐渐地被一片片乳白色的雾气笼罩,似隐似现如仙境一般。惊喜中又发现脚下的牧草丛中有丝丝缕缕水气缭绕,在阳光照射下越来越浓,一层层像白絮悬在空中静止不动,不知不觉中自己已经站在晨雾之中。

Cotswolds最美小镇Bibury

在四月一个春天的早晨,我看到了一个比传说中更加迷人的村庄,这就英国著名小镇-拜伯里(Bibury)。

说起拜伯里要先从这里四处可见的羊群说起,正是这些膘肥体壮的绵羊,才有了拜伯里的今天和Cotswolds的富有。当地的地区征标就是羊的图案,同时它们有个响亮的名字叫“科兹沃兹狮子”。据当地资料介绍,这些胆小温顺的“狮子”是Cotswolds特有品种,体型硕大,浓密的羊毛多到团团垂下,尤其是脖子上的一圈像公狮一般蓬起,威风凛凛。

12世纪,羊毛原料出口是英国财富的主要来源。13世纪羊毛生产达到高峰,英国羊毛出囗额和羊毛织物的生产量不断扩大,并且向专门化和地区化发展。其中三个羊毛生产基地之一就有拜伯里所在Cotswolds地区。因“狮子”羊身上可以剪下上好的羊毛生产羊绒,这里还有斯特劳德河谷的漂白土,有当地赭红岩石制成的染料,西南又靠近布里斯托尔港口,便于联系国际市场,整个Cotswolds地区赢得了羊毛重镇的声誉。当时的人认为,欧洲最好的羊毛出在英格兰,英格兰最好的羊毛出在Cotswolds。随着滚滚而来的财富,Cotswolds十几个以羊毛及织品贸易为主的小村庄,成为英国最富裕的村庄,拜伯里就是其中之一。

有人统计过,在逐渐上升的羊毛贸易中,很多当地人的收入已经超过城市,财富滋生了大量新贵族,他们大兴土木建豪宅、造别墅,富丽辉煌的庄园和教堂一个个拔地而起,著名的“拜伯里苑”庄园、奢华的“羊毛教堂”等至今犹存。优雅迷人的田园生活,吸引了更多大富商贵族等移居此地, 成为英国富甲一方的地区。

除了有优质的羊毛,拜伯里还有充足的自然水力资源。Cotswolds山丘地带河流众多而又湍急,泰晤士河正源头就在拜伯里不远处,而流经村镇中心的科隆河则是泰晤士河的一个支流。

拜伯里著名的阿灵顿排房建于1384年,紧邻科隆河,并有一条自山坡而下的溪水自排房门前流过。由于羊毛加工呢绒生产中应用水力漂洗轮,需要大量的水,相传当时羊毛加工的工匠,就在门前河流溪水中漂洗羊毛,到了夏季因地势低,排房三面环水门前面成了沼泽地水草甸,洗好的羊毛只能晾挂在排房中,所以当时人们叫它“机架岛”,之后将干燥的羊毛送到对面的阿灵顿磨房制作呢绒。17世纪改为纺织作坊。

16世纪,英国从事毛纺织业的人数几乎占全国居民的50%,17世纪至少有1/5的人靠毛纺织业过活,几乎所有的村庄都制造呢绒。从排房的大小规模看仅仅是一个手工工场,一个小型的毛纺织作坊。18世纪英国作家、鲁宾逊漂流记作者笛福曾经这样形容当时这些小作坊:“在太阳出来,光芒开始发亮时,我们便可看到几乎每一屋前都有一个布架,每一个架上都有一块普通呢绒,或者一块粗哔叽,或者一块夏龙布。”

光阴似箭,在经历了英国几百年羊毛与财富兴衰过程、因羊毛引发的著名的圈地运动和工业革命之后,一切都成为了历史,留下来的就是眼前这个漂亮的建筑—阿灵顿排房。

Cotswolds最美小镇Bibury

Cotswolds以几十个中世纪小村镇而著名于世,其中以百老汇、水上波顿、上下斯特劳等最有代表性,而拜伯里无疑是其中的经典。这并不是因为以它为背景拍过电影电视上镜率高过其它村镇,而是在600多年之后,拜伯里小村和阿灵顿排房以独特的历史文化蕴含,经历了几个世纪风雨洗礼之后,正以一种物质文化资源呈现,向世人展示一种英国传统乡村风格。作为极具民族特征的文化现象以及乡土文化的物质载体,英国人为此而骄傲。

中世纪或更早的建筑成就了科兹沃兹地区绝美的田园风光,以拜伯里为代表的几个村子被赞誉为“世界最美的小村庄”,既是人们对乡村建筑的印象。

这一功绩,显然是因羊毛发家致富的新贵族和农场主、庄园主、大商人等起到重要作,在当时,他们为了体现自己的社会地位和富有,在建筑中注入了更多的阶层韵味,追求门面华丽,并且在后来的发展过程中,在哥特式和乔治亚建筑风格的基础上加入了乡村风格建筑元素,这种风格在后来的演变中,不仅普及到民间而且被英国皇家运用,之后又由皇家宫殿重返乡村,浓郁的田园生活被赋予了宫殿的华丽,乡村风格与皇家风格的结合形成了真正英伦乡村风格建筑,既建筑史上的“英伦风格”,有人说,是乡村成就了英国建筑。当然,科兹沃兹的拜伯里做为局部地区,只是英国历史上的一个缩影而已。

来拜伯里很多次了,每次却有不一样的感觉。几年前驾车迷路误打误撞来到这里,不经意间发现这个小村,路边上一座农舍和花园吸引了我:石屋古朴典雅,尖顶屋脊的青石瓦片布满了褐色苔迹又被新的青苔覆盖,斑驳中一种沧桑的美感迎面扑来。蜂蜜色的墙石上爬满藤蔓,几穗紫色的藤花流水般的挂在屋檐下。相连的花园里,繁花似锦,嫩绿娇翠中几株艳红的罂粟花在微风中摇曳。相邻的石屋花园家家如此,抬头望去已与几百米村外的田园融为一体。惊叹中,疑似误闯仙境的感觉,自此之后每次到科兹沃兹时一定要来这看看,或者在小村的咖啡馆喝杯咖啡,或者坐在科隆河边看野鸭水鸟戏水,我喜爱拜伯里的古老所散发出来浓郁的乡间气息。

这是第一次这样早来拜伯里。清晨,小村中薄雾迷蒙,宁静中只有一二间农舍屋顶升起了袅袅炊烟,空气中弥漫着木柴的清香。平滑如镜的科隆河缓缓的穿过沉睡中的村庄, 我跨过年代久远的三孔石桥,在阿灵顿街上漫步,用手去触摸古排房的蜂蜜色墙石,似乎能感觉到来自遥远年代的信息:“在太阳出来,光芒开始发亮时,我们便可看到几乎每一屋前都有一个布架,每一个架上都……。我遥想着,几百年前,一个相同的早晨,会是什么样子?这是一种超然、恬静、优雅、纯朴的古典之美的享受。沿着阿灵顿街随着地势走上山坡不久就是一条乡间小路,鲜花和草地伸展到一个长着古树的牧场 ,雾气正浓,也许是脚步声打破这份静谧惊扰了吃草的羊群,于是,起伏的丘陵上响起一片羊群欢叫声,此时金灿灿的阳光穿过晨雾,撒下万道霞光,好一幅田园牧歌的美景!

原文作者:张平

 

 

相关专题 Cotswolds | 科茨沃尔德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