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卡利多尼亚(注:罗马时期对苏格兰地区的称谓)!你那无畏与原始的,一个具有诗意的孩子的养育者!”——苏格兰作家沃尔特∙司各特《最后一位吟游诗人之歌》

斯特灵城堡

在北美新大陆发现之前, 苏格兰高地曾被称为世界的尽头,而小城斯特灵正是通向这世界尽头的门户。在爱丁堡(苏格兰现首都)的盛名之下,斯特灵倒有些其貌不扬。殊不知在英格兰与苏格兰合并前,斯特灵作为苏格兰的首都、政治、商业与工业中心,连接着低地和高地,乃是夺取苏格兰之关键,谓之为北境的守护者也不为过。

它位于爱丁堡以北69公里处,曾经的苏格兰皇室都居住于此,因而斯特灵曾以皇家自治城镇Royal Burgh的地位雄踞苏格兰王国;而今天的斯特灵,距离爱丁堡仅仅一小时车程,首都盛象不再,反而成了苏格兰最小的城市,历史的变迁造化,颇值得玩味,叫人不免有些唏嘘。

因为我们在斯特灵的行程安排在周日,所以小城比平时还要更多些安宁。早上十点从斯特灵迷你的火车站出来,街上近乎空无一人,但阳光正好,花也都开好了。没有比这更符合欧洲古镇的景象了吧。漫步于此,都不敢大声说话,怕惊扰到睡梦中的居民们,怕破坏这幅彩色的画。

静谧街景之外,斯特灵毕竟是历史上拥有重要战略地位的城池,多场关涉苏格兰甚至整个英国的重要战役都被斯特灵见证着。《勇敢的心》中的苏格兰民族英雄威廉华莱士就曾率领苏格兰军在斯特灵桥大败英格兰。因此,华莱士纪念碑就修筑在斯特灵,以纪念苏格兰独立战争的胜利。

斯特灵

斯特灵桥连接着福斯河的两岸,而去往华莱士纪念碑的路上,就要过桥穿越福斯河。尽管我们没有专程去到斯特灵桥遗址,但经过福斯河时,也还是难免试图想象河流之上数百年前的厮杀声。福斯河发源于斯特灵郡的山区,东流约三十公里后经过斯特灵市区,继续向东至法夫郡金卡丁镇(Kincardine)后,形成福斯湾(Firth of Forth),最后注入北海。福斯河流域是苏格兰重要的人口聚居区(参见维基百科)。在中文的语境下,这无疑就是斯特灵,甚至苏格兰的所谓“母亲河”了。

今日的福斯河没有丝毫战争的痕迹,有的只是河堤草地,和遛狗看书的市民,和真正的如镜面般倒映天空的河面。然而,在河岸的一边,登上纪念碑,就能见到华莱士那血刃的宝剑,分明清晰地透露着打打杀杀的光影。据说宝剑重达40斤,人类的历史又是如此沉重清晰地被保存了下来。

只是,数百年的过去,于福斯河,好像从未发生过,都保存在河岸两边罢了;风起云涌,风止云静,无尽的未来,于福斯河,也并无丝毫挂碍。

在华莱士纪念碑之外,斯特灵城堡是斯特灵另一见证了苏格兰历史的重要景点。从1110年起,苏格兰王室就开始扎根于此。那年,国王亚历山大一世第首次在此兴建礼拜堂。而现在的斯特灵城堡,则是15世纪末至16世纪末期间,由斯图亚特王朝的詹姆斯四世、詹姆斯五世与詹姆斯六世等几位国王在位的期间所修筑(参见维基百科)。

在去往斯特灵城堡的路上,我们先是途径关押犯人的老城监狱Old Town Jail,曾经的阴冷晦暗不再,倒是游客会被带领着以有趣轻松的方式参观;又走到城堡山脚的圣鲁德教堂 Church of the Holy Rude,这个詹姆士六世的加冕之地有许多墓碑安宁栖息着;这些历史上或鬼祟或荣耀的片刻凝固,让我们越是靠近斯特灵城堡,越是开始嗅到一丝丝过往纠缠不清的历史气息。

城堡高高盘踞在山上,俯瞰着斯特灵全城,陡峭的山崖下是一片广阔的田野和民居。在中古的欧洲,这片居高临下的景象应当是一个王室所无法放弃的:站在城堡上,纵然来自中国的我们见过太多的大好河川,很难评价这片斯特灵的原野为广袤辽阔,但它却有恰到好处的丰满。怎么说呢,这片景象并没有广袤无垠到你觉得无从拥有,非一己之力所能承担;反而有着恰到好处的宽阔和层次,让你有种想纳入囊中的征服欲和能牢牢统治的安定感。正如我在斯特灵曾居住过若干月份的一位老师所说,“在城堡的悬崖边上看苏格兰的田野,第一次对锦绣江山这个词有了具象的感受”。

也许正是因为有着一片如此具象诱人的锦绣江山,斯特灵才让历史上的英格兰与苏格兰在此争斗不休吧。短短半个世纪内,苏格兰和英格兰就于斯特灵城堡交战近10次。城堡周围的炮台就能证明那些战况的激烈。苏格兰的象征是独角兽,苏格兰人相信,尽管独角兽锐利的角有着奇异的魔力,但独角兽从不会主动发起攻击,它是为坚守而生。数百年来总是有苏格兰人说,自己见过独角兽,其实真正的独角兽就是他们自己吧,独角兽守护家园的秉性深深流淌在苏格兰人的血液中,斯特灵城堡里也随处可见独角兽的元素,皇后的卧房里更挂有描绘独角兽传说的巨幅织画。

尽管城堡屡屡易主,但苏格兰人一心坚守故土的执着却融入了斯特灵城堡的每块砖石中。甚至直到近几年苏格兰独立的声浪还不曾平息。斯特灵城里我也不曾见过一面英联邦的旗帜。高高飘扬着的,都是蓝白相间,有如蓝天白云般自由的苏格兰旗帜。

当我们一天短短的旅程结束,启程返回斯特灵火车站时,已是下午四点,这时的城市,比起上午那个睡着的城市,活泼多了。比如,我正开心地哼唱着小曲儿,一转头发现自己面前就是一只拳头,惊愕之余才发现是一个欢快的苏格兰大叔正用他的手比作麦克风,伸到我嘴边,想让我再大唱特唱几句。这就是斯特灵啊。无畏的,可爱的,自由的,苏格兰的斯特灵。

原文作者:张加帅

相关专题 Stirling | 斯特灵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