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885_11

英国这个盛行流行音乐的国度,从来都不缺乏音乐天才,这一点,连一向以音乐为豪的美国人也自叹弗如。埃里克·克莱普顿(Eric Clapton)或许是这众多闪耀的明星中最光彩夺目、最为人津津乐道的一颗吧。如果你喜欢摇滚,喜欢蓝调,又或者你喜欢蓝调摇滚,那你不能不知道他。曲风多变的克莱普顿以摇滚、蓝调、蓝调摇滚为主,并为蓝调摇滚的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

有人说他是20世纪最伟大的音乐家之一,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电吉他手之一,2003年美国《滚石》杂志评选的史上最伟大的100名吉他手中,克莱普顿名列吉米·亨德里克斯(Jimi Hendrix)和杜安·欧曼(Duane Allman)两位英年早逝的天才以及布鲁斯元老B.B. King之后排名第四位,一生拿过19座格莱美奖杯。他还是史上唯一一个三次入驻美国摇滚名人堂的歌手,这个记录至今无人打破。

克莱普顿
或许是真应了那就古话吧,梅花香自苦寒来。在克莱普顿众多的光环和成就的背后,有很多鲜为人知的辛酸故事。也正是因为这些故事,使得克莱普顿的作品成为了经典——人们总是对直指内心的东西青睐有加。

克莱普顿是一个是私生子。1944年,年仅15岁的帕特里夏·莫利·克莱普顿爱上了23岁的加拿大士兵爱德华·弗赖尔,第二年,帕特里夏便诞下克莱普顿,而弗赖尔在小克莱普顿出生前就上了战场,之后回到了加拿大。怕人说闲话,帕特里夏不负责任地把出生不久的小克莱普顿丢给了自己的父母,从此远走他乡。从能记事开始,小克莱普顿的记忆里就只有外祖母,以至于他一直认为外祖母才是自己的母亲,而母亲只是自己的姐姐。

直到五六岁的时候,小克莱普顿才从姨妈们的谈话当中得知了自己的生世,孩子虽小,但其实什么都懂,得知自己生世的小克莱普顿伤心不已。但更糟糕的事发生在他九岁那年。那年,他终于第一次见到了自己的生母,小克莱普顿天真无邪地问帕特里夏:“我可以叫你妈妈了吗?”或许是出于羞愧,也或许是人性本就冷漠,已经另嫁他人并且有了孩子的帕特里夏回答说:“你最好还是把外祖父和外祖母当你的亲生父母。 ”毫无疑问,这个回答成为了他人生和性格的一个转折点。小克莱普顿开始变得乖戾而孤僻,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是一个“令人讨厌的孩子”。

埃里克·克莱普顿
当上帝为你关上一扇门时,他会为你打开一扇窗。克莱普顿的那一扇窗就是音乐。13岁生日那天,克莱普顿收到了人生的第一把吉他,从此,他醉心于音乐,努力跟着卡带机练习。在中学毕业后,他于1962年在金斯顿艺术学院学习了艺术基础课程。然而他并没有坚持完成学业,一年后离开了学校。在那个时期,为了生计,他开始在泰晤士河边进行街头表演。1963年,克莱普顿加入了新兵乐队(The Yardbirds),这可是只了不起的乐队,在《滚石》杂志的史上最伟大吉他手评选前15名中,这个乐队就占了三个:克莱普顿排第四,Jimmy Page第九,Jeff Beck第十四。

一年之后的圣诞表演,克莱普顿结交了他这一生中最重要的挚友——甲壳虫乐队的乔治·哈里森。其实,一年前这两人就已在一家俱乐部里相遇过了。只不过,那时颇具名气的哈里森并没有注意到角落里还名不见经传的克莱普顿。这次,是哈里森主动跟克莱普顿打的招呼,两个吉他手相遇,聊的是克莱普顿的琴弦问题。克莱普顿指给哈里森看自己用的超细琴弦是哪一种,告诉他在哪里才能买到,最后分手的时候,克拉普顿还送了几根自己用的琴弦给哈里森。就这样一来二去,他俩就成了挚友。

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再也没能忘掉你容颜。1969年,克莱普顿爱上了哈里森的妻子贝蒂(Pattie Boyd)。但是朋友妻不可欺,克莱普顿陷入了深深的矛盾,但最终爱情战胜了一切。克莱普顿开始疯狂地追求贝蒂。尽管那时候的哈里森已是个花天酒地的花花公子,但贝蒂仍就深爱着他,不管克莱普顿的攻势如何猛烈,她都无动于衷。几次三番的追求无果,克莱普顿陷入了深深的痛苦中,甚至为了贝蒂染上了毒瘾。于是,就在这样情场失意的情况下,克莱普顿写下了这首传唱至今的作品——《Layla》。

这首长达七分钟的歌曲如暴雨倾泻,歌曲后段有一段突如其来的钢琴演奏,但依然整体和谐,让人无从诉说,只能感到无限蕴涵的感情充斥胸胰,反复激荡、无处释放也无所适从。当他唱给贝蒂听的时候,贝蒂被歌曲里强烈的情感宣泄震惊了,非常感动但还是果断拒绝了他。

贝蒂
1974年贝蒂选择结束与哈里森八年的婚姻,并很快开始与克莱普顿约会。他们最终在1979年5月19日结婚,出席婚礼的有甲壳虫乐队的Paul McCartney和Ringo Starr,还有滚石乐队主唱Mick Jagger,甚至哈里森本人。说起约会时,克莱普顿说:“当时挺有意思,就像电影里演的换妻子的事。但是那伤害了我们三个。”当时哈里森并不在意。他说:“我宁愿她嫁给他,也不愿她跟其他什么瘾君子”。然而无论何时,只要有哈里森在场,克莱普顿还是觉得表演《Layla》很尴尬。“我总会琢磨,他到底会有什么样的感觉?”

在克莱普顿与贝蒂热恋时期,还有一件趣事。1976年9月7日的晚上,克莱普顿与贝蒂要去参加Paul McCartney举办的Buddy Holly派对。但是贝蒂对于着装打扮总是举棋不定,克莱普顿就在旁一边练吉他一边等。贝蒂终于穿戴完毕,就问楼下的克莱普顿:“Do I look all right?” 于是,克莱普顿就给她演唱刚才等待时写好的《Wonderful Tonight》。之后贝蒂就成了克莱普顿夫人。

本以为历经磨难的爱情就会长久,然而,在结婚十年后,他们的婚姻还是走到了尽头,令人嘘唏不已。在后来的采访中,贝蒂说,这首歌见证了她跟克莱普顿爱情最甜蜜的一段时光,当一切都结束后再听起这首歌完全就是种折磨。

还有一首歌是不能不提的——《Tears in Heaven》。1986年8月41岁的克莱普顿和意大利模特劳丽·黛尔·桑托的儿子康纳出生,或许是因为自己悲惨的生世,也或许是因为老来得子,克莱普顿对这个儿子疼爱有加,呵护备至。但幸运并没有怜悯这个一生坎坷的摇滚歌手。就在小康纳4岁那年,由于保姆的的不慎,康纳从曼哈顿53层楼的窗口意外坠下身亡。得知儿子夭折的消息后,克莱普顿悲恸万分,写下了这首《Tears in Heaven》。

埃里克·克莱普顿

“Would you hold my hand if I saw you in heaven? Would you help me stand if I saw you in heaven? I’ll find my way  through night and day. Cause I know I just can’t stay here in heaven.”克莱普顿带着疲惫的沙哑嗓音缓缓唱到。每当听到这首歌,心中就莫名的酸楚。中年的克莱普顿经历了复杂的一生,到了这个年龄,也只期盼现世安稳,可命运还是带走了他最后的依靠,失去儿子的克莱普顿什么都不剩。他一夜都在唱歌, 空旷的房间他只听到自己的琴声,可是他不敢停,因为他害怕想起儿子已经离开的事实。度过了那漫长的一夜,克莱普顿觉得自己老了。

而现在,当时间抚平一切伤口之后,克莱普顿说,他不会再演奏这首歌曲了,因为他已经从失去儿子的阴霾中走了出来,没有足够的感情去演奏它了。就把往事尘封在某个角落,安安静静地回忆,这又何尝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悲剧与喜剧是一双筷子,少了哪一根都吃不好生活这碗饭。但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平衡的本质本身如此。不管悲剧还是喜剧,最终都会归于云烟,又何必在意太多。

相关专题 名人

.

37567_387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