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666_10001132

就在前几天,《权力的游戏》第六季终于落下了帷幕。这一季延续了以往出人意料、制作精良的风格,相当精彩啊!尤其是最后雪诺大战小剥皮和凛冬的寒风这两集,看得那叫一个惊心动魄、大快人心。但是在故事的最后,瑟曦炸毁宫殿时,玛格丽也在野火中香消玉殒。虽然不按常理出牌是本剧的特色,但玛格丽的离开着实让小编伤心了一把。要知道,小编可是这位“高庭玫瑰”的忠实粉丝啊!

初见玛格丽,是在蓝礼的军营里,黑灯瞎火的,玛格丽穿着也朴素,因此并没有留下特别的印象。但是随着剧情的发展,玛格丽出落得愈发水灵,野心、睿智和手段也逐渐显现出来,真是越看越爱啊。

剧中,玛格丽拥有金色的长发,轮廓分明的脸,高挑的眉毛和水汪汪的大眼睛,还有高挺的鼻梁和樱桃小嘴,最引人注目的是她标志性的歪嘴笑,显得邪恶又妖魅。其实,玛格丽最为好看的是她的侧脸,远远地看过去,就像是一座精美的雕塑,导演也深谙此道,在剧中给了她大量的侧面镜头。

娜塔莉

这是一个美貌与智慧并存的女人。玛格丽的智慧在她与乔弗里、托曼、瑟曦和大麻雀的周旋中不难看出。也正是她在与这些权术家的周旋中的手段,使得观众对她疼爱有加,觉得她生来就应该成为王后的。但这样一个看上去充满心机的女人,其实也有着万般的柔情。当珊莎对她再无利用价值时,她也一如既往地帮助她鼓励她,以及她对莫拉斯的自始至终的关爱,让观众的怜悯之心油然而生。罗柏做错了很多决策,死了,玛格丽做对了一切,也死了。不得不让人感叹命运的不公。可这也是这部剧动人的地方:一切都在意料之外,命数无常。

爱屋及乌。出于对玛格丽的喜爱,所以自然就把视线迁移到了演员身上。这位优秀的演员叫娜塔莉·多默尔。戏里戏外,娜塔莉判若两人。戏里的娜塔莉是一个极富权力欲的强势女人,而戏外的娜塔莉走的却是四平八稳的路线。

娜塔莉1982年出生在英格兰伯克郡的雷丁镇(Reading),从小跟随母亲和继父长大。学生时代的娜塔莉一直是父母眼中的乖孩子,老师眼中的好学生。娜塔莉从小成绩优异,一直是班上的优等生,所有成绩都是A,她还是学校篮球队的副队长,还曾经凭自己的努力争取到了和校辩论队一起环游世界的机会。

娜塔莉

在考大学的那一年,娜塔莉和她的家人都希望她可以去剑桥大学学习历史。凭她优异的成绩,剑桥大学的历史系本不是问题。或许是命运的捉弄,原本最胸有成竹的历史学科A-level考试里,娜塔莉出现了严重的审题错误,所以没有能够达到学校所要求的A级,错失了剑桥。娜塔莉继而转向伦敦的韦伯道格拉斯戏剧艺术学院。进入戏剧学院的娜塔莉并没有怨天尤人,而是在她新的位置上开始了新的努力,以同样优异的成绩离开学校,并顺理成章地得到推荐试镜。试镜中她也把握住了机会,演艺之路就这样开始了。“也许是老天在引导我走上这条路吧。”多年以后接受采访时,娜塔莉这样感慨到。

其实,在童年时期,娜塔莉也是个校园暴力的受害者。童年时期的校园欺凌在她心里留下了阴影,即使现在回想起来,她也会暗自神伤。“我至今仍不明白那是为什么,但真的让我很压抑。”善良坚强的娜塔莉并没有让这份怨恨影响她的成长,而是把它转化为坚强和乐观,让她在日后的学习和工作中更加坚韧。

在《饥饿的游戏2》中,娜塔莉饰演的果敢敏捷、勇敢随性的导演真是帅出了一脸血。为了满足角色需要,她剃掉了左边的长发,这一剃就是九个月。娜塔莉对工作一向兢兢业业,她愿意为了角色做出任何改变。虽然只剃掉一半的头发算不上彻底的改变,但那也足以让很多人觉得不舒服了,然而,娜塔莉硬是凭借一股韧劲撑过了九个月。

娜塔莉

或许是曾经不被温柔以待,娜塔莉比别人更懂得善待他人的道理。她为慈善事业参加马拉松,和艾玛·沃特森一起倡导女权运动,她也温柔对待身边的人。在《权力的游戏》中饰演托曼的18岁演员卡鲁姆·瓦尔里这样评价她:“娜塔莉为人和善,可亲可爱,和她演对手戏轻松得难以置信,希望她对我也会有相同感受。我们不论是什么戏,都很流畅自然,没什么不安感,我们按照剧本走,也会讨论如何演,就像平常一样。”

喜欢娜塔莉像猫一样的气质,也喜欢她一笑就歪歪的嘴角,更喜欢她温柔宽容的处世态度。她是个实力派演员,她可以把专横跋扈、充满心机角色演绎得活灵活现,也可以把楚楚可怜的角色演绎得入木三分。期待这样一个自带万种风情的女子在今后有更大的突破,为我们带来更好的作品!

相关专题 名人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