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厌倦了人山人海的热门景区,受够了摩肩接踵的人群,再也不想忍受迎面扑来的商业气息,那你一定要读完这篇文章。本文中,我们不会刻意介绍那些炙手可热的景点,而是想聊聊那些风景背后的文化故事,单纯地沿着《不列颠志》(《Britainnia》)一书,带你重回伊丽莎白时期,来一次古典英伦文化的徜徉之旅。

William Camden
大西洋朦胧的水雾之中,康沃尔海岸隐约可现,汹涌的海浪和狂躁的海风时常打捞起沉睡已久的战舰残骸,这是一个神秘之地,带着点不可靠近的危险气息,让她的美丽富饶难以靠近觉察。16世纪,曾有一人被岛上的极致景色所征服,他相信自己能使这座岛名扬天下。这个人是威廉·卡姆登(William Camden)。与同时期著名的莎士比亚相比,威廉·卡姆登在形形色色的历史人物中显得黯淡无光。但就是这个鲜为人知的历史学家,第一次如此详尽地描述了整片不列颠岛。

在西班牙无敌舰队开进英吉利海峡的前两年,他的著作在伦敦出版了,它以全新的方式详述了不列颠帝国。那一年是1586年,那本书叫《大不列颠》。不列颠岛从此脱胎换骨,以全新的方式展现在全世界面前。

康沃尔(Cornwall)

康沃尔位于不列颠岛的南端,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孕育了500个优良港湾。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康沃尔因地制宜,靠海吃海。这里的渔业曾经十分发达,在伊丽莎白时期,渔业水产品占到日常饮食的25%之多。而现在,渔业成为没落的贵族,在日常生活中的比例下降到3%至4%之间。由于海上作业风险高、条件艰苦,从事捕鱼的人也越来越少。

地力之生物有大数,人力之成物有大限,取之有度,用之有节,则常足;取之无度,用之无节,则常不足。这里的渔业世世代代遵循着可持续发展的科学发展观。曾经有相关的法律规定了捕鱼期,周五、部分周三和四旬斋时期可捕鱼。倘若,有谁利欲熏心,违反规定,就会被关进监狱或者游行示众。就算鱼虾依旧丰富的现在,当地渔民也会将捕获的一半水产放归大海,以确保明年及后年有鱼可捕。

在伊丽莎白时期,吃鱼是宗教职责,因此,从事渔民这一行业多多少少是有宗教因素在里边。但是到了伊丽莎白时期,康沃尔郡和德文郡共计2000渔民都是海军水手。并且在那个时期,海鲜是穷人才吃的食物。当时的人们认为海鲜只是用来维持生命,但完全称不上美食。

康沃尔
在康沃尔郡,有一个叫艾略特港(Port Eliot)的地方,这里是当时的宗教及经济中心,也是重要的军事基地。在这个港湾,有一个村子叫圣杰曼斯,蜿蜒着穿越村庄的小河叫莱纳尔河,有的地方河水极浅,因此通过这条河流的船只都会拖一条锁链以搅动淤泥,保证河道畅通。

在伊丽莎白时期,这个村庄渔业贸易和其他商业贸易极其发达,但随着时间的流逝,河流运输、渔业贸易和宗教建筑都湮没在历史的尘埃中了。但现在的圣杰曼斯,仍然有残留着几座古建筑,人们还可以依稀寻得到伊丽莎白时期的味道。

埃克塞特(Exeter)

曾经,在埃克塞特的老港口停泊着大大小小满载着毛绒衣物的船只,等待着驶向西班牙和法国。命运的转折,发生在1316年。德文郡的爱德华·考特尼伯爵为了一己私利,无视市民的高度不满,在埃克塞特河上修建水坝,截断了河流。从此,船只再也不能进入城区,只能从相距三英里远的托普瑟姆(Topsham)走陆路运货。这也成了埃克塞特衰落和托普瑟姆兴起的转折点。

埃克塞特城的人们无可奈何,只得私下购买河岸的土地,建造一条运河通往托普瑟姆,这就是后来的埃克塞特运河。这条运河建于16世纪60年代中期,是由全人工挖掘。所以最初只有大约一米深,三米宽,只能供轻便的平底船行驶。

Exeter

南威尔士的罗马竞技场

在蒙茅斯郡(Monmouthshire)的卡利恩小镇(Caerleon),还遗留着罗马人统治时期留下来的竞技场。卡利恩的竞技场,如今只是一片断垣残壁,上满爬满了绿色苔藓,但站在竞技场中央,仍能感受到当年竞技的激烈和残酷。虽然规模和气势不及罗马竞技场,但他们却有着相同的性质——罗马人似乎很喜欢这样暴力血腥的游戏。

当时,在这里共驻扎着6000人,既然人数那么多,那总该有些娱乐吧,除去酒馆、商铺等之外,人们最常去的大概就是竞技场了。大约公元90年,罗马人建筑这座竞技场。在这座竞技场里,几乎每天都有好戏上演,军队在这里进行武器和行军训练,颁奖仪式和演讲也在这里举行,当然还有那些血腥的娱乐活动。卡利恩的罗马营地里会定期举行角斗士和野兽对决的表演。

威尔士斗兽场
《不列颠志》一书,不仅仅对英国的文化有详细的阐述,还有对自然风光的描写,比如斯诺登尼山群山,北英格兰的湖泊,书中信息之丰富不是一篇文章所能列举完全,有兴趣的朋友不妨把书带回家,细细品读。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