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有一个成语,”An Englishman’s home is his castle”。有人将这个成语翻译为“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草窝”。这翻译很有趣,不过意思不对。这句成语意思是,一个人的家,就是他的领土,只要合法,他可以为所欲为,无人可以侵犯。如果我来翻译这个成语,我会翻译成“在我家里,我是老大”。这翻译不够文雅,不过意思到位。

这句成语表现的是英国人对个人财产的尊重和保护。一个平民的家被比喻成为“城堡”,而这城堡究竟可以有多结实呢?1763年,当时的英国手相,威廉.皮特(William Pitt),在一次下议院辩论中说到:

“The poorest man may in his cottage bid defiance to all the forces of the crown. It may be frail – its roof may shake – the wind may blow through it – the storm may enter – the rain may enter – but the King of England cannot enter.”

“即使是最穷的人,在他自己的家里,他也有抵挡皇权的力量。房屋可能残破,屋顶可能摇晃,风可以吹进来,风暴可以打进来,雨水可以落进来,但是唯独英格兰的国王无权进来”。

只要是合法得来,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这种观念是任何文明社会的基石,因为所有人都清楚“有恒产者才会有恒心”。美国独立之后,这个观念也自然被带到了美国。1800年的美国宪法的立法者之一,著名记者和作者,Henry W. Grady,说过这样一句话:

“Exalt the citizen. As the State is the unit of government he is the unit of the State. Teach him that his home is his castle, and his sovereignty rests beneath his hat.”

尊重公民。因为,每个公民都是这个国家的基石。告诉他,他的家是他城堡,他神圣不可侵犯的权利就在他的帽沿上。

流浪汉的权利

伦敦城北三区,素来以大片的森林、洁净的空气与售价高昂的豪宅闻名。不过,在2008年4月,这个富人区却因为一个捡破烂老头而备受瞩目。

哈里·海洛斯,一个72岁的爱尔兰人,长期生活在汉普斯德特森林公园(Hampstead Heath)的西南角,自从他离开故乡北爱尔兰外出流浪,至今已有52年。他从未掌握什么谋生技能,只能做搬运工、厨房杂工之类的“低级工作”。

他曾“足迹遍布半个世界”,从新西兰、澳大利亚、南非流浪到整个欧洲之后,20多年前,哈里来到伦敦。他曾寄居在汉普斯德特公园附近一个村子里,年过半百,找不到工作,也付不起房租,最后被房东扫地出门。

哈里如今的这块“领地”,原本是一所名为“阿斯隆内务护理之家”的疗养院的旧址。那时,疗养院已经搬进附近的新屋,只留下几截残垣破壁。哈里流浪到此,眼前一亮,觉得这儿“可以很容易地搭起一个栖身之所”。

哈里在此安顿下来,靠变卖从垃圾堆里捡来的破烂谋生。疗养院的员工和公园的管理人员,也从未对这个流浪汉的存在提出过异议。

然而,平静的生活持续20多年后,在2005年被打破。那一年,“阿斯隆内务护理之家”将疗养院的屋子,卖给了一位名叫德威尔的富商。富商打算投资8000万英镑,将它打造成一座占地5公顷的全英国最昂贵的公寓。竣工之后,这座豪宅和周边的地皮,总价值将高达1.3亿英镑。

从那时起,流浪汉哈里和他的“领地”,便成了这个富商的“眼中钉”。

一夜之间,哈里的“领地”周围,被开发商派人插上一圈绿色的铁栅栏,仅为他留下一个出口。开发商还派人在栅栏后面插上许多牌子,尽管哈里现在已经记不清牌子上写些什么,但内容无非是要他马上搬走。

数周之后,爆发了双方迄今为止最为“激烈”的一场“冲突”:开发商派人上门“拜访”哈里。“你打算什么时候离开这堆破烂?”一个穿西装打领带的年轻人问他。

“我在这里住了20多年了,我不怕任何事,没有任何人能赶我走。”这个势单力孤的流浪汉回答。年轻人没再说什么,掉头走了。

可事实上,面对有钱有势的对手,哈里并非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强硬。“其实,我当时是很害怕的。”他说,“我70岁了,已经厌倦了流浪。”

随后,哈里把这件事告诉了他常去的一家公立医院的医生。这是英国国家医疗机构(NHS)一家下属医院,它的职责之一,就是为哈里这样的穷人,提供免费的医疗服务。

但这位医生的服务,却没有仅仅限于医疗。他帮助哈里向英国的社会福利处申请了一名免费律师。律师告诉哈里,根据英国的《占住者权利法》,如果一个人在一片土地上居住超过12年而无人提出异议,他就有权拥有这片土地。当然,前提是“你得证明自己的居住时限”。

哈里只是个流浪汉,他并没有足够的证据,比如水电账单、银行账单等。可是,当法院前来调查此事时,周围的邻居们——公园的管理人员、疗养院的员工、甚至巡逻的警察,都纷纷站出来为他作证。

“自打我父亲在街上巡逻时,哈里就住在那里了,他是个不错的老头。”一个年轻警察告诉法官。

2007年3月7日,律师将一份由伦敦地政局颁发、编号为“NGL870156”的地契,亲自送到哈里的手中。它用一块拇指大小的粉红色,标注出哈里对这块土地的所有权。

无计可施的开发商,只得向这位“领主”提出购买土地。在哈里的回忆中,开发商先后来过三四次,他们彬彬有礼,价格也越开越高,从最初的200万英镑,飙升到如今的400万英镑。可这个倔强的老头,却拒绝了这笔唾手可得的巨款。

“你就不怕他们派人来骚扰你,甚至伤害你吗?雇黑社会、放火烧房子,想对付你,实在太容易了。”一个前去拜访他的发展中国家留学生,曾这样问哈里。

“难道你没听说过一句老话吗?‘穷人的房子,风可以进,雨可以进,可国王不能进!’”老头瞪大了眼睛,望着来访者,“我合法拥有这块土地,谁敢?!”

哈里的家具和生活用品,都是从垃圾堆里“就地取材”。他已经捡了一张“质量不错的单人床”,一张桌子,四把椅子,有时,他还能发现一些可以使用的电器,像电视机、冰箱、风扇等,可“领地”里不通电源,他也只能“忍痛放弃”。哈里最值钱的“财产”——那张地契,被他妥善地放在一个捡来的破箱子里。拿出来给别人“参观”时,他总是很小心,因为环境实在太潮湿,地契也受了潮,摸上去软乎乎的,一不小心就会被扯坏。

2008年4月,有好事之徒,把这张地契和背后的故事“捅”到了媒体。于是,无数的记者蜂拥而来,采访、拍照。哈里对此很是“头疼”,这不仅打扰了他平静的生活,而且,他还得不断重复回答那些同样的问题。

“你为什么不把这块地卖掉呢?”无数个记者都好奇地问他,“这是多么大的一笔钱啊,足够让你过上很舒适的生活了。”

哈里也无数次“很酷”地回答:“钱其实并不能意味着什么。至少现在我不用睡在大街上。我在这里过得很快乐,这并非钱所能衡量的。”

还有人问哈里:“如果有一天,你不在了,人们该如何处理你的‘领地’呢?”

“我很懒的,不想管那么多麻烦事,我也不在乎死后这块土地怎么办。”哈里想了想,又说,“如果,我真要立下遗嘱,我会把这块土地捐给英国王室,他们是代表优雅和教养的最后堡垒,也许,他们会知道该怎么处理。”

作者: 英国范儿 | 微信: uktastes
简介: "英国范儿"微信公号是由几个非常热爱英国的主页君运营。他们对不列颠怀有深深的感情。他们都是非常好玩的人,有人中英文俱佳,有人喜欢比较东西方文化,有人行文嬉笑怒骂、中英文典故信手拈来。无论是稗官野史、风土人情、或是英文掌故,他们都能说得图文并茂、妙趣横生。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