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666_10001132

吼吼,今天小编和大家扒一扒英国文化,给大家聊聊小编看完《贵族义务》(Noblesse Oblige)后的一些感受。众所周知,腐国人民脑子中的阶级观念根深蒂固,这种观点甚至渗透到了他们的说话方式和内容上。土生土长的英国人只要对方一开口,就能大致知道对方社会地位了。其实这有点类似中国人的一句俗语:龙生龙,凤生凤,老鼠儿子会打洞。《贵族义务》中的大意便是如此啦。

作者简介

英国阶级

刚好今年是《贵族义务》出版60周年,这本由英国著名作家和社会名流南希·米特福德(Nancy Mitford)编辑的小书,收录了探讨英国贵族特点的系列文章。里面文章充满趣味又颇具思想性,极易引起读者的共鸣,因此它被称为二战后50年代英国文化的象征,详细地讲述了英国贵族表明身份的方式,记录了以语言判断上层阶级的方式。小编还记得当时是听说 了这位编辑的事迹之后产生了些仰慕之情,当天就去图书馆借这本书来看。

说起这位南希·米德福德,不得不提一下,她是名噪一时的米德福德六姐妹中的老大,她们六姐妹跟中国的“宋氏三姐妹”有的一拼。南希·米德福德是里兹代尔男爵二世的长女,有五个妹妹和一个弟弟,他们都是在家中接受教育,良好的家教使得家中的孩子各具思想。独生子女的小编不禁有些羡慕这样多姊妹的家庭,想必日常交流起来产生的一些思想碰撞也会让人获益匪浅呢!米德福德以描写上流社会生活的长篇小说著称,不论是传奇的经历、背景还是自主的个性,都让小编对这位充满传奇色彩的女子更加尊敬。

书中内容简析

阶级

书里的首篇文章《社会语言学随笔》(Sociological Linguistics)出自伯明翰大学语言教授艾伦·罗斯(Alan Ross)之手。作者戏谑地提出U and Non-U的概念(上层阶级和非上层阶级,U是指Upper-class),提出上层阶级和非上层阶级之间的用语差异包括称呼、发音以及一些特殊词语的使用等方面。

正是这些特殊词汇的使用,比如如何指称午饭、盥洗室、起居室等,反映了人们对20世纪50年代英国阶级意识的关注。举个例子,非上流社会说Dinner,Toilet和Lounge,上流社会则会说Luncheon,Lavatory和Drawing Room。尽管《牛津英语词典》证明早在15世纪时,英语中就有了Serviette(餐巾)一词,但是该词条的眉批上提示说,这个词“后来被看作一个俗词”。看来连我们的牛津大大都对一些词戴上了有色眼镜呀!

措词会暴露社会出身这一个观点更早可以追溯到20世纪早期,阿格尼斯·格罗夫夫人(Lady Agnes Grove)在《社会用语谬误(1907)》(Social Solecisms)一文中对中产阶级的一些用词和表达方式深表痛惜,例如Reception,Couch,Serviette(而不是Napkin),还有Go up to town(指的是London),以及Invite people for the weekend(想想《唐顿庄园》里面那个孀居的伯爵夫人对“Weekend”一词的不屑就知道啦)。在格罗夫夫人看来,说话不讲究的人才会用这些表达方式。

影响最大的应该就是H.W.Flower在《现代英语用法词典(1926)》(Modern English Usage)一书中关于“雅语”(Genteelism)的论述,这本书被称为20世纪语言纯粹主义者(Linguistic Purists)的圣经。按照他的定义,“雅语”是指“俗众之口较少玷污的、不太冒昧的、不太可能有伤大雅的用语”来代替那些自然粗糙的同义词。在他看来,文雅人士盛上的是Ale而不是Beer,请人往这边走时,说Step this way而不是Come this way,饭桌上互相递一下菜时说Assist而不说Help。

社会阶级

尽管这些讲究延续至今已有一百年,且不过是基于上层阶级的自命不凡与米特福德不无调侃意味的幽默感,然而U and non-U仍然被当代人视为阶级分野的标记。凯特·福克斯(Kate Fox)的一本研究英国人行为的畅销书《英国人的言行潜规则(2004)》(Watching the English)就曾提醒读者,若要避免立刻暴露出自己的中产阶级身份或“见谅族”(Pardonia)的原形,就必须警惕这“七宗罪”:Pardon,Toilet,Serviette,Dinner(指午餐时应该用Luncheon),Settee,Lounge,Sweet(应该说Pudding)。

尽管我们现在生活在一个阶级意识淡化、更加平等的社会,但是仍然会发现诸如此类痴迷于语言分界的现象。2007年威廉王子和凯特闹分手时,媒体将此归咎于凯特妈妈在白金汉宫出言不当。据说,当女王用“How do you do?”欢迎时,她直接以中产阶级的表述回应说“Pleased to meet you.”(正确的回应是“How do you do?”),而且接下来她还要求使用Toilet而不是上层阶级的用语Lavatory。知道真相的凯特妈妈眼泪掉下来!

不过人生在世,为什么一定要活得那么累呢?伊夫林·沃(Evelyn Waugh)为《贵族义务》撰文指出,尽管大部分人有他们用来判定不属于“上层阶级”的得体语言的的固执看法,但这些看法往往是基于个人偏见和固有的自我优越感。为《贵族义务》提供插图的漫画家奥斯伯特·兰开斯特(Osbert Lancaster)就通过他创造的人物Lady Littlehampton之口讽刺了这种观念,她自信满满地说:“If it’s Me, it’s U”。好有个性呀有没有!

一些上层阶级用语(U Terms),比如Looking-glasses(梳妆镜)、Drawing rooms(起居室)、Scent(香精)、Wirelesses(无线电收音机),如今已经成为了古雅的用语和历史剧中的范畴,有兴趣的童鞋可以看看《唐顿庄园》,虽说剧里其他看点也很多,仔细琢磨琢磨里面人物的用词还是很有意思滴。

作者: 思佳
简介: 有文科生气息的工科女一枚,爱追剧爱旅行,更爱自由。
相关专题 文学

.

37567_387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