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666_10001132

“谁有办法治理一个有246种奶酪的国家呢?”这是法国戴高乐总统在1968年7月说过的一句话,他的意思是说这个国家的文化多样性。那时候,因为一些工人和学生策划的内乱曾对法国有很大影响。这种多样性也体现在被法国影响了几个世纪的15所古老的大学。

剑桥大学

欧洲的大学一直担当着文化使者的作用,它们保持着传统文化,再将这样的文化弘扬和传承给下一代。在中世纪背景下的法国已经成为一个半独立的王国,而这种情况在英国也相似。

英国的国家要职人员多出自牛津剑桥

英国是欧洲第一个统一的国家。然而,在1209年到1829年这超过600年的时间里,它只有两所大学——剑桥大学牛津大学。它们因为分别位于距离首都伦敦50英里的地区,因此很容易被国家控制。而绝大多数的统治阶级——外交官、律师、公务员、政治家,几乎都在这两所大学中受过教育。例如,从1955年起,驻北京的英国大使中超过90%来自剑桥或牛津。他们已经加强了英国社会的统一性,这是剑桥大学的第一个和最重要的影响。

当然英格兰有内战期间。但战争过后这些要职部门的人一起工作是很容易的,因为他们已经通过相同的教育形成了相同的成长模式,他们有着相似的文化价值观也更了解对方。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在2010年,目前的联合政府只是在一个周末谈判后就形成了。英国首相卡梅伦曾就读于牛津大学,而副首相尼克·克莱格 则毕业于剑桥大学。

剑桥大学为英国文化做了很好的保存与传承

在剑桥大学的图书馆和博物馆里,你就能感受到剑桥大学作为文化保管员的角色。首先,剑桥有为数众多的图书馆,大概接近140所。在中国,文化的收集也许是博物馆或者文化部,而在英国这点比较特别,他们大多数在剑桥或牛津大学或者一些其他大学和图书馆中。虽然剑桥大学不鼓励文化的同质性,但是它还是为英国保存了很多的文化遗产。而文化的保管已经超出了英国文化的范围,还有其他文明的文化瑰宝。剑桥大学给了英国学者更开阔的视野。

除此之外,剑桥大学有比图书馆更进一步的文化宝藏。通过国家对剑桥大学的支持,剑桥大学已经有超过近千年的文化财富。无论是剑桥的城区,大学或者学院都已经有足够丰富的资源和建筑宝藏,研究英国的建筑就可以从剑桥大学各种各样的建筑中感受到。

剑桥大学对科学进步有深远影响

这个以物理为特长的大学培养了许多国家的最伟大的科学家。在过去,要想在欧洲成为一名科学家是很不容易的,除了你要有非凡的智慧之外,还必须挑战基督教天主教教会里的那些原则。科学家,比如证明了地球环绕太阳旋转,否定地心说的伽利略,就经常被监禁。科学家们需要很大的勇气,因为他们很难有富裕生活,教会很难慷慨为科学家提供帮助。当时的科学家们还得独自工作,那个时候可没有发达的通信网络,他们也不能像艺术家们可以在教堂里自由地讨论。

然而剑桥大学为科学家们提供了一个避风港,比如16世纪早期发明了磁铁的吉伯特(William Gilbert),还有分析出人体血液循环的威廉·哈维(William Harvey)以及在19世纪早期计算器的先驱查尔斯·巴贝奇(Charles Babbage),他们在剑桥大学都有自己的个人工作室,而一些科学巨头比如牛顿和达尔文等,学校更为他们提供了“开发智慧”的家园。

然而,虽然大学为这些科学家提供了场地,但是学校仍然没有钱赞助这些科学家。直到18、19世纪,大学才开始资助青年科学家。卡文迪什实验室(Cavendish Laboratory),这里集中着全球著名的物理学家,并且他们能够在这里得到资助来追求自己的梦想。因此,才会有象约瑟夫·汤姆孙这样来自新西兰、出身贫寒的人可以带领他的队伍发现了原子核;约瑟夫·汤姆生发现电子;弗朗西斯·克里克和詹姆斯·沃森解释了DNA的结构。剑桥大学对科学发展的影响是巨大的。因此,剑桥大学在科学领域一直是世界上最顶尖的学府,许多有着以技术和知识为基础的企业也都集中在这里。

大学的影响力并不局限于培育了众多国家领导人,也在建筑和科学拓展方面表现出伟大的成就。大学长期以来对体育事业的发展有着深远影响。其中有一些与儒家思想相似的规矩。比如,19世纪和20世纪时,大学鼓励发展理想主义的学者君子想法,这个想法首当其冲应遵守宗教原则,其次表现在绅士行为,再者才看学术能力。当然,严肃的科学工作仍是要持续的,但大学也培养了一批具有绅士举止的有竞争力的球队。

剑桥或牛津绅士曾被定义为“刻版”的象征,不仅穿着风格刻板,甚至他们说话的言语都被认为是刻板的。而这两项被当时希望领导国家的人所模仿。关于穿着服饰的文章被多个大学所认同。比如牛津包(裤)配上牛津粗革皮鞋,剑桥大学的衬衣配上剑桥领结。很多毕业生毕业后搬到伦敦,在伦敦西区的Pall Mall参加他们的绅士俱乐部。的确,在那条街上最令人兴奋的俱乐部之一至今仍然是“牛津大学和剑桥大学”,而这个俱乐部只对这两所古老大学的毕业生开放。

剑桥大学对于世界体育的贡献是惊人的

剑桥大学

参加团队运动,努力实现共同目标,事实上对于年轻人的成长来说,是有益的。“团队合作”在当今英国仍然比“优秀的个人”有价值的多。板球和足球的规则是在19世纪60年代在大学里形成的,拳击的规则也是在同一时期确立的,其他运动的发展,如橄榄球和划船等,也大多受到大学的影响。剑桥大学对于世界体育的贡献是惊人的。

两所大学之间的体育比赛有巨大的社会意义——的确,21世纪在泰晤士河上举行的剑桥和牛津之间的赛艇比赛是每年全国体育文化的一个重要事件。“一起玩游戏”成为绅士的座右铭。用绅士礼节参与比赛,而不是赤裸裸的进攻,是否有绅士风度成为比取胜更重要的事。这种业余的比赛方式在20世纪后期被嘲笑,最终不复存在。尽管如此,这激励了剑桥大学学生和牛津大学学生对体育的最初兴趣。

这样一来,运动的重点已经转化到国家层面,帮助英国在国际体坛中取得了 “重量级”的成就。确保了英国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时,夺得了国家奖牌联赛第四的位置,而2008年,英国在北京奥运会取得的第三名的位置。的确,剑桥大学称其毕业生赢得了超过30个国家的奖牌。然而,必须承认的是,获胜选手是来自世界各地的学者。确实如此,比如历史上最好的奥运会金牌得主邓亚萍,2006年在剑桥获得博士学位。

在英国,剑桥大学永远只有一个大学能与之媲美和竞争。它与牛津大学的竞争是十分刺激的,这正如大学里每个学院的竞争一样激烈。必须承认,这样的竞争已经有很长一段期间了,以18世纪为例,当时的剑桥大学还有点处于“昏睡”状态,它与新社会有着太多的脱节,直到工业革命以后 “昏睡”的大学才开始“觉醒”。大学在19世纪进行改革,此后蓬勃发展。英国大学教育领域地位崇高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剑桥作出的贡献。在大多数高校评估中,英国大学中不仅是剑桥和牛津是世界上排名最好的大学,还有爱丁堡大学、伦敦大学学院、帝国理工学院和伦敦大学国王学院等在世界排名也首屈一指。

最后,对于现代大学还有另一种更普遍的影响。剑桥大学成为剑桥市的一个当地社区。几个世纪以来,当学者和乡亲发生争吵时,大学通过特殊法律可以保护学者,甚至将那些使年轻无辜男子堕落的年轻女子关押在监狱等,但是这些事情早已过去。现在的剑桥大学与当地人民分享财富、优良的音乐,讲座及建筑。

对于那些敬仰、欣赏剑桥历史的人来说,相信它在现代英国将继续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当然,并不是所有的有名的人都是剑桥培养出来的,科学的进步,体育项目和有名的博物馆也有可能是在其他地方发展的。然而,毋需置疑的是,该大学一直以来在屹立于英国文化的中心。了解剑桥大学伟大崛起的历史,你可以对英格兰的现代文化有进一步地了解。

简介: 华闻周刊是国际公民的本地读本,我们立足英伦,但想和你一起看世界。
相关专题 英国大学

.

37567_387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