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中国的广场大妈不时占据媒体头条。中国大妈们(也包括不少中国大爷们)霸占中国各地广场和公园,以年纪、人数、嗓门、和音响的绝对优势成为广场和公园的主宰。只要有小辈胆敢挑战他们在广场上的统治地位,他们就会以年轻时在文革练就的各种文斗和武斗的本领,辅以中国老人特有的倚老卖老的强势优越感,让无论居民或是执法部门无可奈何。

最近更有媒体报道说中国大爷大妈开始占领美国和欧洲部分城市的广场和公园,他们的红歌、舞姿、和团体操让西方人也头疼不已。感谢中国大爷大妈们,他们让中国的软实力得以在世界彰显,让《最炫民族风》以其奇特的气质和当量无休止的奏响在全世界的广场和公园,哦耶!

当然,不是所有的炎黄儿女都有跳广场舞的癖好,比如我六十五岁的母亲和她的奇葩的儿子 — 我。虽然只有三十多岁,我也会偶尔想想自己六十岁的样子。我为自己六十岁的退休岁月设计了一些生活模式,当然,我所有六十岁的生活模式里都没有在广场和一群老太太跳舞的桥段。

虽然我还需要很久才能开始退休生活,不过,这并不妨碍我畅想一番,而我畅想的依据,是那些我知道的英国老绅士们。那些老绅士有些是我在生活中接触到的,有些是我从书中读到的。

罗素:如何坦然面对死亡?

罗素(Bertrand Russel)的书我其实只读过一本,《西方哲学简史》(A Brief History of Western Philosophy),仅仅读了三分之一就被我丢到一边。罗素在我心里有着崇高的地位,一半因为他来过中国,写过有关中国的书和文章。我尊敬的不少大知识分子,比如胡适,对他都十分尊重。更重要的原因,其实是和我读过的他的一篇有关生死的文章有关。那是迄今为止,我看过的一个老人面临死亡所具有的最智慧最平静最有尊严的一种态度。

罗素说,面临即将到来的死亡,人人都会觉得恐怖,然而战胜恐惧的最佳心里状态应该是这样的:

“The best way to overcome it (fear of death) is to make your interests gradually wider and more impersonal, until bit by bit the walls of the ego recede, and your life becomes increasingly merged in the universal life. An individual human existence should be like a river — small at first, narrowly contained within its banks, and rushing passionately past boulders and over waterfalls. Gradually, the river grows wider, the banks recede, the water flow more quietly, and in the end, without any visible break, they become merged in the sea, and painlessly lose their individual being.”

“克服死亡恐惧的最好方法是:让你的思考和关注愈加广泛,跳出个人的狭隘壁垒,直至自我之墙逐渐崩塌。这样,你的生命逐渐汇入到全人类的生命之中。个人的存在就像一条河流:开始就是小溪,在狭窄的两岸之间缓缓流淌;之后奔腾汹涌,经过巨石,越过瀑布;渐渐,河面变得宽阔,两岸逐渐消失,河水流动更为平静。最终,毫无痛苦,失去自我,汇入大海。”

“逐渐失去自我,平静平和的将自己的生命汇入到全人类的命运大河之中”,这就是罗素,一个智慧英国老绅士面临死亡的态度。比较看来,不少中国大爷大妈倒是更愿意将自己融入更多的大爷大妈之中,波澜壮阔地弄出更大的声响。

乔治·辛吉(George Gissing):如何安静地面对寂寞?

乔治 • 辛吉是一个一生落魄的英国作家,并不为多数人熟知。他在人生的最后几年,终于过上了还算舒服的退休生活。他用笔记录了自己的最后岁月,临终前,完成了自己最后可能也是最成功的一本书:《四季随笔》(The Private Papers of Henry Ryecroft)。

这是一本初看起来十分平淡的书。虽然平淡,但也让人不愿释手,因为阅读它时会让你出奇的平静。这本书总是放在我床头抬手就够得着的地方,因为,30多岁的我经时常因为生活和工作的各种问题焦躁。每当焦躁到开始烦闷,我就拿起这本书,读着读着就能逐渐平静下来。

寂寞是老年必然会面对的生活。如果不能避免,那干脆就去享受寂寞所带来的安静。我们看看乔治 • 辛吉是怎么安静的享受着他的寂寞:

“The exquisite quiet of this room! I have been sitting in utter idleness, watching the sky, viewing the shape of golden sunlight upon the carpet, which changes as the minutes pass, letting my eye wander from one framed print to another, and along the ranks of my beloved books. Within the house nothing stirs. In the garden I can hear singing of birds, I can hear the rustle of their wings. And thus, if its pleases me, I may sit all day long, and into the profounder quiet of the night.”

“多么恬静雅致的房间啊!我完全无所事事地坐着,仰望天空,看着金色阳光洒在地毯上,光影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化着,我的目光从墙上的一幅幅画作,游移到我钟爱的一排排书上。房间里没有一丝动静,我听见鸟儿在花园里唱歌,听到它们拍打翅膀的沙沙声。如果我乐意,我可以这样坐上一整天,一直坐到万籁俱寂,夜幕深沉。”

温莎公爵:越老越要穿得优雅


老去,走向生命的终结。然而,肉体的衰老却越能凸显出岁月磨练出的人的气度,而这种气度还必须需要优雅得体的穿着来陪衬。我一直认为,大爷大妈即使去广场扰民,至少也该穿得优雅一些。

说到越老越优雅,我不得不说说那个“不爱江山爱美人”的温莎公爵。在上个世纪,差不多没人比温莎公爵对男装的影响力更大了。高雅的品位,富有创造力的搭配,以及随着场合而变化的个人着装风格,使他成为媒体们追逐的焦点。他穿的衣服也因为各地男士的效仿而成为一种流行。

温莎公爵年轻时,风流倜傥,一副典型花花公子的样子。他步入老年,穿衣打扮所透露出的贵气和品味,却让我非常钦佩和有学习的冲动。中国的多数大爷大妈,步入老年就基本上与美服绝缘,不屑更舍不得重金购置行头。作为一个现在整天和程序代码打交道的人,我倒是不太奢求穿着,只求干净整洁就好。不过,当我步入六十,我希望自己不吝金钱,买自己能承担得起的最好的衣服,每天干干净净体体面面的出去,让自己越老越活的优雅。

夏天将至,我家附近的广场更加热闹,不但有跳得十分欢乐的大妈,广场的另外一半,被烤串生意霸占,一群和我年纪相仿的壮年男女,大呼小叫地喝酒抽烟吃着烤串。在这生活气息十分浓郁的城市里,我却无聊地想着自己六十岁时的样子。几十年之后的事情,谁知道会怎样。那个时候,也许我也偷混在一群老太太中,拙劣地学着一招半式;或者,坐在烤串摊前,一边喝酒一边吹着自己的“想当年”;或者,口眼歪斜地在轮椅上,谁知道呢!

作者: 英国范儿 | 微信: uktastes
简介: "英国范儿"微信公号是由几个非常热爱英国的主页君运营。他们对不列颠怀有深深的感情。他们都是非常好玩的人,有人中英文俱佳,有人喜欢比较东西方文化,有人行文嬉笑怒骂、中英文典故信手拈来。无论是稗官野史、风土人情、或是英文掌故,他们都能说得图文并茂、妙趣横生。
相关专题 绅士文化

.

bangli-728x90-1c new
(取消回复)

输入邮箱评论,或使用社交网络登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