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去年威尼斯电影节以来,《丹麦女孩》( The Danish Girl )与在戛纳电影节上惊艳的《卡罗尔》( Carol )同样以比较敏感话题和类似的戏剧拍摄手法成为焦点,尤其是由去年奥斯卡影帝埃迪·雷德梅尼(Eddie Redmayne)主演,并因此再次获得奥斯卡最佳男主角提名,更一直备受关注。

The Danish Girl

曾经《国王的演讲》的导演Tom Hooper延续他的传记剧情电影风格,根据世界第一位变性人Lili Elbe的故事改编拍摄成极端唯美的电影《丹麦女孩》。Eddie Redmayne在影片中,将一位临时为同为画家的妻子充当女性模特,被激发出内心世界的女性意识之后,最终在妻子的支持下,通过手术变性为女人的画家形象诠释得极为到位。虽然达斯汀·霍夫曼( Dustin Hoffman)在Tootsie、罗宾·威廉姆斯( Robin Williams )在Mrs. Doubtfire里都曾成功扮演女性,但他们在影片中只是身不由己被迫扮演女性,并非真正成为女人,他们饰演的仍然是男性角色。

The Danish Girl

然而Eddie Redmayne是演绎一位真正从男性变为女性的人,绝不只是戴个假发,化个妆,改变外貌那么简单,更多的是内心世界的变化与挣扎,尤其是在世俗社会并不接受的环境下。应该说,Eddie Redmayne演得实在太成功了。他将他一步步成为女性的忐忑、恐惧、羞涩、惊慌、无所适从到接受、认同、妩媚及彻底释放、坚定和独立,分寸拿捏得恰到好处,比他去年获得奥斯卡影帝的《万物理论》( The Theory of Everything )霍金一角更加成功。他在电影中的一颦一笑、举手投足,都把Lili的内心世界刻画得入木三分。

The Danish Girl

说到这部电影,不能不讲到“丹麦女孩”的原型Lili Elbe。她在作为男性时的名字是Einar Wegener,与他的妻子Gerda Wegener同是丹麦皇家美术学院的学生,他们都是插图画家,Einar以风景画为主,Gerda则为图书和时尚杂志绘制插图。最先,Einar偶尔穿上女性服装为他的太太做模特,之后一发不可收拾,Gerda以Lili的女性形象创作大量肖像美术作品。他们1912年定居在巴黎,那时,Einar经常打扮成女性,而他的太太Gerda则以女同性恋的面目示人。Gerda Wegener的作品曾经尤以画色情和女同性恋插画出名。

The Danish Girl

当Einar以女性装束出现在公众面前时,Gerda介绍“她是先生Einar的姐妹”,只有极少数几位挚友知道他的真实身份。1930年,Einar在德国先后接受四次变性手术,先是摘除男性性器官,之后移植女性器官。她因此而出名,丹麦法庭解除了他们夫妻关系,丹麦国王也重新向她以Lili Elbe的名字颁发女性身份证件。但是令人遗憾的是,她在1931年第五次手术后出现移植器官排异现象而去世。

The Danish Girl

影片中Einar的妻子Gerda是一位了不起的女性,她对于丈夫的决定予以最大的支持。饰演这一角色的瑞典演员Alicia Vikander同样值得一提。BBC著名影评人Mark Kermode不仅给予这部电影好评,还对于Alicia Vikander在此片中的表演大加赞美,甚至超过Redmayne。影片反映了Einar在找到自我的同时,他的妻子Gerda却失去丈夫这一痛苦事实。Alicia准确地把握住这个角色从抵触、彷徨、同情到支持的心理斗争。

应该说,虽然同为这个时代的敏感题材,但讲述变性人的《丹麦女孩》比起反映女同性恋的《卡罗尔》在题材上更应受到关注,电影情节也更加丰满。即便有变性人质疑为何由一个男人来饰演变性人,尽管故事或许过于四平八稳,这部电影仍然将长期被漠视的变性人群体带入大众视线,并不是为猎奇,而是希望他们的权益得到正常对待。美国著名变性人Christine Jorgensen曾经说过:“老天犯了个错误,但我现在把它纠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