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英国实力派男演员来讲,饰演“哈姆雷特”是证明演技实力的必经考验,有大获成功者,也有遭遇滑铁卢者。无论怎样,这恐怕都是每个英国男演员最梦寐以求的角色,“哈姆雷特”意味着这位男演员已经有了足够的名气,只需要他来为自己“加冕”了。

2014年伦敦最著名的艺术中心巴比肯艺术中心(Barbican)的年度大戏,以春天朱丽叶·比诺仕的《安提戈涅》开场,以秋季“卷福”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Benedict Cumberbatch)的《哈姆雷特》收官。巴比肯艺术中心为多种艺术中心,而其中戏剧剧场内的设计也颇多微词,尤其是商业气息过于浓重,更热衷明星效应的演出,因此在多如牛毛的伦敦剧院中,并不属于最受欢迎的剧院。

2014“卷福”版戏剧《哈姆雷特》

以春天的《安提戈涅》为例,朱丽叶·比诺仕是一位当之无愧的优秀电影演员,但却是一位糟糕透顶的戏剧演员,在舞台上明显没有接受过专业训练的声嘶力竭,完全毁了这出著名的古希腊悲剧。因此对于熟谙戏剧的英国观众来讲,更拭目以待“卷福”的哈姆雷特,何况还有一大群没有年龄界限、虽然不具备戏剧常识,但盲目追星的忠实“粉丝”,致使两个月的票在官网开卖的数小时内抢空,连剧场内每个角落塞进去的临时座位也全部卖光。此外,每天凌晨,众多没有买到票的观众已经在巴比肯前排起长龙,等待抢购开演前的三十张现场售票。

2014“卷福”版戏剧《哈姆雷特》

令人遗憾的是,翘首以盼的《哈姆雷特》实在没有任何出彩的地方。新锐明星女导演,将舞台变成了壮观华丽的好莱坞电影场景,加上光怪陆离的灯光和飞舞的纸片,以及莫名其妙的音响效果,让观众常常从剧情之中分神,无所适从。最令人惋惜的是,从外表形象到演技都非常适合《哈姆雷特》的“卷福”,在众多噱头和一系列愚蠢的花活中,演技被彻底桎梏。听着老式留声机、戴着印第安人头饰、打扮成玩具兵敲着鼓走出,甚至推出一座迷你城堡的哈姆雷特,突然间说出那句闻名于世的经典台词“To be, or not to be”,令熟悉剧情甚至每句台词的老戏迷们措不及防。问题是,在剧中似乎还总能看到福尔摩斯的影子,仿佛幽灵一般,与哈姆雷特如影随形。

2014“卷福”版戏剧《哈姆雷特》

可怜的“卷福”还不只是被当作一个小丑被玩得开心的导演出卖,同样与戏中的其他人物也毫不相干。最惨不忍睹的是他的心上人奥菲利亚,远看以为是东伦敦小太妹,近看才更被吓傻,活脱脱一位东伦敦底层粗壮中年妇女,身着丑不堪言的衣服,始终嘟嘟囔囔不知所云,真不知哈姆雷特怎能如此看走眼?而本应絮絮叨叨的老大臣波洛涅斯,这里则成了随手拿着小记事本的老秘书。

雷欧提斯成为非裔无可厚非,但提着手枪冲出,本以为两人用手枪对决,不想最后却还是与哈姆雷特论剑,而自始至终含混不清的沙哑男低音实在让观众为他捉急。国王和王后,这两位剧中关键人物,完全没有互动,好像除了热衷举办鸡尾酒会,再无所事事。哈姆雷特的挚友霍雷肖则成了背包客,不知为何,每次出场,都背着一个鼓鼓的双背肩书包。

2014“卷福”版戏剧《哈姆雷特》

英国媒体一边倒地恶评,使具备足够实力成为本世纪最伟大哈姆雷特之一的“卷福”,就这样被追求新奇的导演不明不白地毁了。但是,“卷福”终归是一位称职优秀的演员,演得非常卖力,你仍然感受到他的努力。

在欧洲出现叙利亚难民潮,尤其那个牵动世界的死去的三岁小男孩之后,“卷福”加入救助难民的慈善组织活动。在谢幕时,他站在舞台上,呼吁观众为难民献出一份爱心。于是,不知是“卷福”的感召力,还是遍布整个剧院里里外外拿着小桶的服务人员围追堵截,观众们纷纷慷慨解囊,满耳都是稀哩哗啦硬币撞击塑料桶的声音。

当然,观众,尤其粉丝仍然情绪高涨,演出结束后,完全无视剧院声明不能签名,仍然守候在剧院外等待对“卷福”顶礼膜拜。《哈姆雷特》戏剧,是永远的经典,对于演员来讲,能够演他,是荣幸、是机会、是博弈。对于戏迷来讲,一生至少应该看一次《哈姆雷特》,否则就是永远的遗憾。

相关阅读:英国剧院导航,去哪里看戏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