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是英国近几年风靡一时的电视剧《唐顿庄园》粉丝,你恐怕对于唐顿庄园里的女主人Cora Crawley并不陌生,那么马尔伯勒公爵夫人就是Cora Crawley的原型,而布伦海姆宫,也称丘吉尔庄园(Blenheim Palace)就是唐顿庄园的原型。

《唐顿庄园》讲述的是女主人公Cora Crawley是一位美国犹太杂货商的女儿,20岁时被父亲强迫嫁给英国贵族Grantham伯爵,获得贵族头衔。这位伯爵娶她,是为了获得她家族的财产,以维持自己庄园的运作。这部牵动世界亿万观众之心的电视剧,其原型故事的精彩更胜一筹。

Consuelo Vanderbilt

马尔伯勒公爵夫人本名为Consuelo Vanderbilt(康苏艾萝·范德比尔特),是美国铁路大亨威廉·范德比尔特的女儿,1877年出生于纽约。Consuelo的母亲从小就对她要求严格近乎于残忍,唯一目的就是希望她未来能够嫁个好人家。她之后的自传中写到,在她童年时代,她的母亲为了她的腰板笔直,竟然在她的后背始终捆绑一根铁棍,来固定住她的肩膀和腰。

之后她的母亲也没有让她进入学校学习,而是专门聘请家庭教师教授她多门外语。在她十几岁的时候,每当她不接受母亲为她挑选的衣服,她的母亲直接告诉她“我来替你想,你只需照做。”

少女时期的Consuelo出落得婷婷玉立,成为真正的“白富美”。鹅蛋脸上长着一双大大的眼睛,弯弯的睫毛和一对讨人喜欢的酒窝,长长的脖颈和修长的身材不禁让人联想起芭蕾舞演员的婀娜多姿。英国著名剧作家、《彼得潘》的作者詹姆斯·巴利曾经写到:“我会整天站在街上,就为了欣赏Consuelo登上马车。”

Consuelo Vanderbilt

倾慕Consuelo的男人比肩叠迹,很多男人希望用自己的地位不仅赢得倾国倾城的她,更换取她的家庭财产。上门提亲的人络绎不绝,她的母亲至少拒绝了五位家族显赫的纨绔子弟,而一心希望能够为自己唯一的女儿找到地位最顶级的夫婿,也借此进一步提高她们家族在纽约的社会地位。最终,她的母亲通过一名专门为美国富翁与英国贵族牵线搭桥的跨国“红娘”,认识了英国马尔伯勒公爵九世。

这位马尔伯勒公爵全名为Charles Spencer-Churchill(查尔斯·斯宾塞·丘吉尔),他是英国极其著名的贵族,看看他的姓氏,就不难猜出他与英国前首相丘吉尔的关系。是的,马尔伯勒公爵是丘吉尔首相的堂兄。马尔伯勒公爵家境优越,拥有大片土地,并且是富丽堂皇的布伦海姆宫主人。

Consuelo Vanderbilt

不幸的是,Consuelo对于这位公爵毫无兴趣,而是与一位纽约上层社会青年私订终身。然而Consuelo的母亲坚决不允许她与相爱的人在一起,威逼利诱不成后,直接逼迫她嫁给公爵。当她的母亲得知他们将私奔后,不仅把她锁在了房间里,还扬言会杀掉她的爱人。但是Consuelo坚决不从,执意嫁给心爱的人,直到她无耻的母亲谎称自己“病入膏肓,奄奄一息”,Consuelo才为了母亲,勉强同意了这桩婚事。

而马尔伯勒公爵,同样也不爱Consuelo,他真正的爱人是一位英国淑女。但是他为了Consuelo的钱财,放弃了自己的爱人。这次联姻,使他从Consuelo家得到了250万美金,相当于现在7000万左右美金的铁路股票,用以修缮布伦海姆宫。他们在纽约举行了盛大婚礼,Consuelo装病的母亲,此时“奇迹般”地恢复健康。Consuelo在婚礼的圣坛上哭泣,仿佛已经隐约预测到她那势利的母亲将她推进了没有幸福的婚姻生活。

Consuelo Vanderbilt

婚后Consuelo生了两个儿子,善良的她,关爱丈夫土地上的佃农,并且从事多项慈善事业,而且还赢得英国王室和贵族的喜爱。但是,他们的婚姻从一开始就是利益联姻,毫无爱情可言,自然婚姻就是坟墓。Consuelo迷恋上了丈夫的一位英俊堂兄弟,而马尔伯勒公爵则爱上一位性感漂亮且很有手腕的美国女人,这个女人最终成了这位公爵的第二任太太。

Consuelo和公爵没能逃出离婚的结局,之后,她与法国著名工业家和飞行家Louis Jacques Balsan结婚。Consuelo虽然与公爵离婚,但是她与Churchill家族的关系始终保持良好,尤其与后来成来英国首相的温斯顿·丘吉尔交往甚密。丘吉尔经常拜访Consuelo在法国的家,传说丘吉尔在1946年著名的“铁幕演讲”就是在她的家里修改完成。

Consuelo Vanderbilt

有意思的是,这位Balsan先生的兄长Etienne则以另外一个方式享誉西方世界,他就是那位Coco Chanel最早巴结上的情人之一。Etienne不仅资助了Chanel,还把她带入上层社会,使那位惯于靠男人吃饭的设计师,在之后的生活中换男人如同换她自己的帽子。也使得她在周旋于英法两国上层社会男人之中时终于认识了丘吉尔,为她二战后保住小命奠定了基础,这是后话。详情请去阅读小编之前写的《代号7124的纳粹间谍:Coco Chanel》。

继续说回Consuelo,这位美貌端庄与修养并重的公爵夫人,在1953年出版自传《闪光和金子》,这本书后来被《纽约时报》评论家称为“一篇优雅时代的墓志铭”。1964年去世后,她长眠于马尔伯勒公爵家族的教堂墓地,重返公爵家族,与布伦海姆宫近在咫尺。

Consuelo Vanderbilt

这个故事看着是否感觉眼熟?美国二十世纪初叶正是经济高速发展的时代,富有而虚荣虚伪的暴发户比比皆是,在不择手段攫取钱财的同时,也在想方设法谋求社会地位。在这个政治贪腐、金融投机、生活奢靡,追求更高社会地位的时期,美国新富以财富换取欧洲贵族头衔,也就是“New money”洗成“Old money”,这个时代被马克吐温称为“镀金时代”。而马尔伯勒公爵夫人的联姻正是这个时期最有名的代表,鉴于这位美丽而敢于真爱、毫不贪恋地位的公爵夫人并不是《了不起的盖茨比》里边爱慕虚荣、冷漠自私的Daisy,因此她的婚姻从一开始既已注定是悲剧。